偷偷撸不是所有_撸一撸_撸尔山地址获取_日日撸影院在线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yunblue.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高树三姐妹 第五章 最后的猎物

时间:2018-07-16 (1)
  难得的美奈子来到协田的办公室。协田吃着爱妻送来的便当,研究彼此的调教成果。
  「籐森最近都不去公司,这样早晚会被开除。」
  「有什么关係,那样更容易让他和美香离婚。」
  「是不错啦……可是,他整天留在家里,我外出都不方便了。」
  美奈子嘟着嘴说完,咬一口三明治。
  「那家伙不工作,整天在做什么呢?」
  「坐在电视前面喝酒,不然就是突然疯狂的要求性交,露出膨胀的性器,嘴里不停的叫美香,真是快气死我了。」
  「哈哈哈……」
  协田发出愉快的笑声。暗中给籐森服用的药物,果真开始伤害他的神经。即使是让美香回家,大概也不可能过以前的夫妻生活了。
  「不过,我会狠狠的处罚。用高跟鞋踩,或用鞭子打他的屁股。最近更变态,舔我的脚尖,或是喝我的尿。」
  美奈子脸上露出残忍的表情。
  「不让他插入你的阴户吗?」
  「不要,好 心。」
  真不敢相信以前是对籐森那样讨好的。
  「在屁眼里插入肛门棒后,用手摸几下前面就会射了。嘻嘻,这时再取笑他一下。」
  「可怜的家伙,不久之后,他连那个东西也会硬不起来的。那个药会破坏内分泌。」
  「那是活该。」
  「你也越来越坏了。」协田露出很欣赏的眼光看着自己的老婆。
  「还不都是你教的。」
  「嘿嘿。不过,在变废物之前,让他欣赏一次优香的裸体吧。他以前那样热心的。」
  协田在饭后点燃一支香烟,好像很舒服的深吸一口。
  「你那边都安排妥当了吗?」
  「差不多了。费了不少力量。」
  他说的是强迫美香打电话把优香引诱出来的事。藉口是协田週末去旅行,一个人感到寂寞,要优香来住一夜。好久没有看到亲爱的姐姐,优香高兴的马上答应。
  当然作梦也没想到有淫邪的陷阱等着她。
  「所以这个週末,你和籐森到大冢去。如果觉得寂寞,就把丽香叫去玩同性恋吧。」
  「好吧,让丽香看看腾森那种癡呆的样子也很好玩。」
  美奈子微笑时露出雪白的牙齿,从协田的烟盒里拿起一根烟。协田替她点火,同时仔细打量自己的老婆。
  从红色的迷你裙下伸出有网孔的白色丝袜,娇小均衡的肉体配上短髮,显出一种可爱的感觉,看起来不像二十七岁的女人,更不会有人发觉她肉体里隐藏的魔性。协田这样看时,觉得阴茎开始搔痒。最近忙着调教美香和丽香,好久没和美奈子玩过。
  (我们真是一对好夫妻。)协田在心里想。
  「说起来真难得能让美香打那种电话,明知可爱的妹妹会被糟蹋。」
  「我不是随便调教的。」
  「真不愧是淫魔教的教主。」
  「每天晚上都被不停的姦淫,精神快要崩溃时,赤裸的和丽香见面。结果还被迫和妹妹搞起同性恋,贤淑的美香夫人也完全驯服了。」
  协田笑瞇瞇的想起那个夜晚。
  ……
  那一夜是继续前几天之后,对两姐妹进行第二次同性恋调教。
  已经没有上次那样排斥,姐妹在他的命令下,不断互相深吻,雪白的两个肉体互相揉搓。捆绑着的同性恋,让她们洩几次之后,就把手脚放开。为的是要让姐妹完成真正的同性恋。
  在美香的下半身装上假阳具,要她姦淫妹妹。美香虽然这样的为羞辱而颤抖,但最后还是压在丽香的身上,刺入亲妹妹的阴户里。
  「姐姐……不要……」
  「丽香……对不起……原谅姐姐吧……」
  「啊……不能呀……」
  当假阳具侵入时,丽香用力摇动丰满的裸体。协田和吴一面喝着啤酒,一面看一对美丽姐妹的淫秀。那种光景实在让人兴奋。两个女人的下半身向蛇一样的靠在一起扭动,丰满的乳房互相摩擦,彼此吸引对方的红唇,舌尖伸入火热的嘴里。
  以前就觉得美香比丽香更对同性恋积极,觉得奇怪的同时,也会煽动男人的情慾。男人最后也忍不住加入,形成四人行的游戏。
  那是非常激烈的淫交,姐妹们已经完全忘记羞耻和屈辱,轮班舔两个男人的肉棒,最后肉棒插入她们的阴户时,好像在进行淫乱叫声的比赛。
  (2)
  协田在无比的陶醉感中,想起以前的同学籐森洋一。
  籐森就是有这样的梦想,想同时和妻子和丽香性交。
  (籐森,你放心吧。光头吴和我会好好疼爱美香和丽香的。嘿嘿,还有优香……)
  这样玩过之后,又分开协田和美香,吴和丽香两对,分别再痛快的玩一场。
  这时候协田发现现在单独和美香在一起时,美香的态度出现很大的变化。过去虽然被迫成为他的情妇,但偶尔还会对他露出厌恶和憎恨的态度,加上名门出身的气质,不肯显出讨好男人的媚态。
  可是,现在经过和妹妹的同性恋,有惊人的变化。靠在协田身上,主动说出淫靡的话,发出甜美的哼声煽动协田的慾火。
  「啊……你真是可恨的人……让我这样疯狂……」
  躺在协田的怀里,在协田的胸部舔,轻轻咬乳头。有如白鱼的手指巧妙的逗弄肉棒,爱抚肛门。
  「我现在一辈子都要作你的奴隶了。」
  这是让协田感动的话。
  「嘿嘿,没错,我以后还要更严厉的调教。」
  「好的……我一定会忍耐……」
  「不久之后,我会让你和籐森离婚。」
  「是……」
  「你是不是对他还有留恋?」
  「怎么会……」
  「美香,就是你有这个意思,也来不及了。他已经迷上美奈子的阴户了。」协田说出恶毒的话。
  「你已经使我变成这样淫蕩的身体,我没办法见丈夫了……我现在只有你一个人了……」
  说完把舌头伸入协田的嘴里,吸吮他的舌头。
  「让我舔吧。」
  「嘿嘿,这样还不够吗?」
  「因为……我真的很喜欢这个东西。」
  美香美丽的脸兴奋的红润。那种媚态使协田的肉棒忍不住弹动。
  「好,随你吧。」
  「是……」
  这一夜虽然已经射精很多次,但肉棒仍然勃起。美香用敬畏的眼光看肉棒,然后深深歎一口气,用舌头轻轻舔着龟头。
  「唔……真好……」
  好像很高兴似的扭动肉体,从根部有如欣赏肉棒味道似的慢慢向上舔。协田躺着享受快感。
  (没想到这么顺利……)
  一定是和妹妹的同性恋让美香仅剩的自尊瓦解。
  「啊……我又想要了……」
  足足舔了三十分钟后,美香用陶醉的声音要求︰「好不好?给我插进来……插入我淫蕩的阴户吧……」
  美香连连说出让协田充满成就感的话。
  「还不行。」
  「唔……为什么?」
  「我有一个要求……嘿嘿。如果你真的是我的奴隶,应该就不是大问题。」
  「什么事呀?说吧。」
  「我想要你的妹妹。」
  在这剎那,美香的脸开始紧张。
  「丽香已经和我一样,完全是你的了。」
  「嘿嘿,你知道我说的不是丽香,是优香。」
  「干嘛那么惊慌?优香那么可爱,偶尔我也想吃一下那种高中生的可爱阴户。」
  「不……不要吧……优香现在什么都不懂,不要做那种可怕的事吧。」
  「如果是处女,我就更想要了。」协田抱紧美香的肉体,抓紧雪白的乳房。
  「啊,唯有这件事……」
  「你不能不答应,刚才你还发誓说你是我的奴隶。」
  压紧想躲避的裸体,把巨大肉棒插入淫洞里,然后开始猛烈抽送。
  「我想要你们三姐妹。」
  「啊……不能……」
  「嘿嘿,打电话给优香,把她叫来。」
  「啊……唔……」
  「你的阴户已经答应了,你肯不肯?」协田抱紧美香,更深深插入。
  (3)
  美香发出绝望和快感混合的尖叫声,那种表情让协田的变态心理感到深深的满足。
  现在在美香的心里,想保护十七岁妹妹的愿望,和变态特有的毁灭慾望交缠在一起。但是,何者能胜利已经很明白。像协田刚才所说的,美香的淫肉不停的收缩,好像在表示对协田的服从。
  不久后,有高潮的波涛出现。美香的身体挺直,但协田一发现这种情形,立刻拔出肉棒。粘粘的淫液拉出一条弧线,好像留恋不捨的样子。
  「哎呀……为什么……」从鼻孔发出哼声。
  这也难怪,快要到桃源地前忽然失去充实感。
  「你打不打电话?」
  美香的肉洞有如金鱼的嘴般一张一合的蠕动。龟头挑逗的在肉洞口轻轻摩擦,逼迫她回答。美香的肉体深处已经快要糜烂。
  「啊……我答应……照你的话做……快给我……快插进来吧……」
  「很好,你不要忘记这句话。」协田露出得意的笑容,用最大的力量插入。
  ……
  星期六下午四点多,优香走出车站,向姐姐的公寓走去。这时,她心里有点紧张,因为不得不想起姐夫留下的讨厌回忆。
  那一天,为有生以来的第一次吻,脑海里几乎变成一片空白。在不明就里的情形下,被迫做热烈的深吻。嘴里被舔,吞下别人的口水。不仅如此,男人的手还伸进她的胸罩里,揉搓刚刚隆起的雪白乳房。
  那是很大的冲击,以前和男人连握手的经验都没有。姐夫对她显露出来的性慾,使她受到很大的伤害,暂时失去食慾,连生理期都不顺了。本来想告诉家人,可是想到那会使家人伤心,况且最近丽香姐的态度也变得很奇怪,家里的气氛变得很沉闷。
  优香判断,那天的事应该留在自己一个人的心里。
  到姐姐家以后,无论如何都会想起那件事,但美少女的心里决定不能把这件事告诉美香。
  这时,籐森的家里正进行着最后的协商,为的是如何使美少女优香陷入淫邪的陷阱。成员有协田、吴、和美香。大概是想到美丽纯洁的妹妹就快要成为淫魔的玩物,美香的脸色有点苍白。
  「美香,你要想办法好好说服优香。我们也不愿意用暴力,强迫插入肉棒的话,可爱的阴户会受伤的。」
  协田这样说时,吴发出淫笑声。
  美香在一旁伺候,两个男人已经喝光几瓶啤酒。尤其光头吴特别急躁,不停的乾杯。
  「啊……我怕……」美香的身体微微颤抖。
  「我还是做不到……不能对优香……」
  「哼!当我的情妇,就要下决心!」协田严厉警告。
  「你答应要为我做任何事的。」抓住美香的头髮用力摇动。
  「嘿嘿,是啊,你就在场为你的小妹流出鲜血变成女人作见证吧。」
  这个光头大汉,因为马上就能看到嚮往已久的美少女,陷入一种歇斯底里的状态。酒精使他的眼睛充血,身上能感觉出强烈的淫慾。优香看到他一定会吓坏。
  不过,在协田或吴的身上都看不到强姦丽香时的凶气,反而有轻鬆的感觉。大概是因为没有把一个高中女生看在眼里,而且还有美香助阵的关係吧。
  协田首先是用交换夫妻把美香弄上手,再以强姦的悲惨手段使丽香屈服。不过对最后的猎物的优香,决定採取和过去不同的手段。
  他们使优香陷入陷阱的剧本是这样写的︰
  最近丽香很憔悴的样子,是因为开车把身为流氓的协田的情妇撞伤的缘故。于是,丽香被要求以身相代,受到凌辱。
  流氓的情妇终于死亡。愤怒的协田和吴要在丽香的全身刺青,要她一辈子作妓女补偿。丽香设法从流氓手里逃出,把一切情形告诉美香。
  而现在协田和吴找上了美香,要三姐妹的身体做代价……
  之所以採取这种麻烦的手段,是虐待狂的协田促成的。用暴力单方面姦淫处女的优香,实在太可惜。慢慢的从心理上下手,逼迫她一步步陷入,终于不可自拔。
  「还有客人吗?」优香在门口看到两双男人的鞋,询问姐姐。
  「是,是很重要的客人也要你一起陪陪他们。」
  「什么样的客人呢?」
  「是丽香……受到很多照顾的人。」
  「是公司的同事吗?」
  美香没有回答。
  知道姐夫不在家,虽然鬆了一口气,还是发现姐姐的情形有些不对劲。好像瘦了一些,讲话的样子也有点奇怪。也许是处女的本能吧,心里感到紧张,跟在姐姐身后走进房里。就这样和两个可怕的男人见面。
  (4)
  「嘿嘿,这就是最小的妹妹吧?」两个男人的脸上都露出可怕的笑容。
  他们都是优香从来没有见过的一种人,不像姐姐丽香的同事。
  (是什么人呢?为什么这个时候在姐姐家喝酒?)
  「学生制服……叫人流口水。」
  「很像太太。太太在十年前也是这样纯洁吧。不过现在乳房和屁股都变得淫乱了。嘿嘿……」
  男人们用淫邪的口吻说。同时用好色的眼光上下打量着穿着学生制服的优香。
  「姐姐……」
  对男人们的视线,优香忍耐不住的向美香求救,但姐姐没有理会。
  「他们是协田先生和吴先生,向他们打招呼吧。」
  「……」
  「嘿嘿,坐下来再说。你是叫优香吧?」
  光头巨汉叫她的名字,不快感使优香起鸡皮疙瘩。
  「你给他们斟酒。」
  优香几乎不相信姐姐会说出这种话,咬紧嘴唇用锐利的眼光看姐姐。第一次看到姐姐的这种表情。在冰凉的美感中含着哀怨与认命的模样。
  (姐姐,究竟你是怎么了……)
  优香忽然觉得很想哭,在我们身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快坐下,你这样站在这里,人家会不高兴的。」美香催促优香。
  优香克制心里的不满和恐惧坐下来。
  在正方形的餐桌四周,协田和吴,美香和丽香分别面对面坐下。少女用颤抖的手给男人们倒酒。
  「嘿嘿,能让穿高中制服的女孩倒酒,真是妙极了。」
  「老大,这个酒真香啊。」
  吴故意做出像流氓的样子,喊协田老大,把椅子拉到美香身边,紧靠在她身上,伸手搂她的细腰。
  「太太,你也喝呀。」
  「是……我陪你。」
  「小姐,你也喝一杯吧。」协田看着发呆的优香,劝她喝酒。
  优香从来没有喝过酒,但这种可怕男人的要求无法拒绝,被迫喝了一口啤酒,但立刻吐了出来。男人们痛快的大笑。
  在这时,优香看到应该不会喝酒的姐姐,很快的把一杯酒喝光。
  「太太,你身体看来这样成熟性感,和丈夫每个礼拜干几次呀?」
  「这……我不知道那种事……」
  美香扭动身体想挣脱吴的纠缠,但她的动作反而变成妖艳的挑逗行为。
  「难道一次也没有?嘿嘿,你说谎,要处罚。我要嘴对嘴的餵你喝酒。」
  「啊……」
  美香的反抗非常软弱,男人厚厚的嘴唇立刻像水蛭一样吸到美香的嘴上。就在少女的面前,男女的嘴密切结合。酒浆从男人的嘴里流进女人嘴里,姐姐雪白的喉头上下蠕动。
  优香把视线转开,脸颊通红像着火一样。
  (姐姐……那样太过分……太骯髒!)
  优香在心里大叫,几乎要昏过去。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那样贤淑,又有洁癖的美香姐姐,竟然和丈夫以外的人淫邪的接吻。
  美香的眉头皱在一起,从嘴角流出液体。第二次嘴对嘴喝酒后,直接开始火热的深吻。男人骯髒的舌尖伸入姐姐的嘴里蠕动。
  优香想起姐夫籐森洋一那次强吻她的情形。也是这样淫秽的吸吮她的嘴……不久,从美香的嘴里发出恼人的甜美哼声。优香第一次听到姐姐这种淫蕩的哼声,由生理本能知道那不是讨厌或拒绝的意思。她忍不住在裙子里扭动自己的大腿。
  「喂,两位呀,真够热情。」
  好久没说话的协田开口说。他仔细的观察着在妹妹眼前热吻的美香,和凝视这种样子的优香。两人显示的精神上的痛苦模样,使协田的虐待欲感到满足。
  「我们也别输给他们,来相好吧!」协田的手伸过去搂抱优香。
  「不!不要!」
  「嘿嘿,不要这么紧张。看你姐姐吧,揉搓乳房后,显出那样舒服的样子。」
  「啊……」
  优香看到姐姐的样子,几乎要哭出来。巨汉竟然解开姐姐上衣的钮扣,从衬衣上抓住乳房。在男人强迫性的热吻下,美香的脸颊红润,从鼻孔发出的声音越来越高。
  「姐姐!不要这样!求求你……恢复清醒吧……」
  妹妹伤心的哀求,美香大概也听不进去。不停的摇头,和男人互相吸吮对方的舌头,丰满的乳房已经露出一半,被长满黑毛的大手揉搓。
  「啊……姐姐……不要啦……呜……」优香终于发出呜咽声,细弱的肩头开始颤抖。
  「看到这样热情的场面,你的乳头也硬起来了吧,小姐……」协田淫靡的抚摸着优香的后背悄悄说。
  「学生制服下面是什么样子呢?」
  「不要碰我!」
  「嘿嘿,把你的领带解开吧。」
  就是老练的协田,也从来没有对付过这样的美少女。以清纯的高中女生制服坐下酒菜喝酒时,产生从没体验过的兴奋。另一方面,从热烈的接吻中解脱的美香,竟然说出令人想像不到的话。
  「优香,你要听协田先生的话。」
  「什么?」
  「把你的胸部露出来吧。」
  「为什么?我不要!姐姐为什么会说这种话……」
  用含泪的大眼睛看着姐姐美香。反抗敬爱的姐姐还是第一次。
  (5)
  「嘿嘿,那是因为如果弄得我们不高兴的话,丽香就会发生很麻烦的事。所以,你的美香姐姐只好任由那种看了 心的男人亲吻。」
  「老大,怎么可以说这种话。」吴露出苦笑。
  「美香应该也感到很舒服的。她可是很认真的在吸吮的哪。」巨汉一面揉搓着美香的乳房,一面继续说。
  「优香,求求你,照他们的话做吧。」
  两个淫魔笑瞇瞇的看着美丽的两姐妹。
  大概是姐姐悲痛的声音感动妹妹,美少女红着脸慢慢解开胸前的钮扣。
  「这是女学生的色情秀吗?老大,这酒是越来越香了。」
  「换点台词好不好?有够落伍啦!」
  两个男人一面说笑,一面瞪大眼睛看着优香隆起的胸部。能看出制服下面的肉峰,因为羞耻而上下起伏。
  解开领带,美少女好像很不情愿的咬紧嘴唇,光亮的黑髮随着摆动。制服的钮扣一个一个鬆开,随着出现雪白的皮肤,少女的动作越来越慢。
  「你怎么了,是要我帮忙吗?」
  协田一手拿着酒杯问。优香急忙摇头,继续解开上衣,露出纯白色的衬裙。男人们都歎一口气。
  「喂,不要隐藏了,看你姐姐多痛快。」
  听到男人的话,优香抬起头,看到眼前的光景,不禁倒吸一口气。不知何时,美香的上身只剩下粉红色的衬裙。吴的粗臂从后面环绕过来揉弄乳房时,美香忍不住的发出歎气声。
  「你的乳房真美,成熟的女人和女学生就是不一样。」吴在美香的耳根和脖子一面舔,一面说。
  「不,优香也会很快变那样的。」
  协田这样看当然不满足,伸手进入制服的上衣里。
  「啊!」
  美少女的身体跳动,虽然隔着尼龙衬衣,但确实能感到柔软富有弹性的乳房。
  「哎呀……不要!」
  用力挣扎使光艳的黑髮波动,髮香刺激协田的慾火。
  「要想救丽香,就不要大哭大叫。」
  「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优香一面逃避协田的手,一面大叫︰「究竟丽香姐姐发生什么事?」
  「真的想知道吗?让你看看很好玩的东西吧。」
  协田对吴使个眼色,吴立刻打开电视和录影机。
  (嘿嘿,第二回合开始了……)
  录影带开始播出。
  「看仔细吧,这就是丽香真正的样子。」协田一面抚摸优香的黑髮,一面悄悄说。
  优香无法挣开男人的手,只好紧张的看着萤幕。画面上突然出现裸体的男人坐在椅子上,从毛茸茸的大腿间,巨大的肉棒耸天直立。
  「哎呀!」
  优香想逃走。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男人的性器,突然看到超过常人的巨大肉棒,全身汗毛直立,而且连转开头的时间都没有。
  「看,你丽香姐姐要出场了。」
  有一个丰满的赤裸女人,跪在男人的股间,开始亲吻肉棒。陶醉的闭上眼睛,好现很香的舔着肉棒。毫无疑问的是丽香。
  「这……是假的!」
  「嘿嘿,自己看清楚,你们每天都见面的。」
  「这也不能怪她。那样好强的丽香,竟然捧着老大的巨大肉棒吹喇叭呀。」
  吴一面和美香热情的调戏,一面用兴奋的口吻说。
  丽香的手不停的揉搓勃起的肉棒,在龟头的鳃边用舌尖舔,做出淫靡的表情。
  「啊……快给我插进来吧……用力插进我的肉洞里吧……」
  「你真是淫蕩的女人。喂,光头,你再给她插进去吧。」
  画面上出现光头的巨汉。丽香立刻用热情的吻,使萎缩的阴茎再度直立。
  「已经第四次了,我的肉棒都有点痛了。」
  巨汉笑嘻嘻的抱住丽香的屁股,肉棒顶进去。
  「我不想看了……」
  优香用力摇头。协田抓住她的头,强迫把脸转向画面。
  「要开始出现性交场面了。你的丽香姐姐要用嘴和肉洞同时对付两个男人。」
  「优香,你要看。」
  美香也这样催促。优香也受不了诱惑,战战兢兢的睁开眼睛看丽香的癡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