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撸不是所有_撸一撸_撸尔山地址获取_日日撸影院在线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yunblue.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地之间 第八十四章 别无选择(上)

时间:2018-07-10 三月底,天气渐渐暖和起来,大家也慢慢换下厚重的冬装,穿起了薄薄的春装,我身边女人们诱人的胴体也愈发展示出其诱人的魅力了。
  「生命原液」销售工作全面铺开后,最忙的就是龙腾本部了,这天,我正和雯丽一起监督布置全国各片区的营销进展,手机却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谁啊?」我看见是个陌生的号码,「白老闆是我呀,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吗?我是汪姐,汪璐瑶啊。」电话那头传过来一个甜中带沙的女声。我连忙借口信号不好离开办公室来到空无一人的过道里。
  「有什么事儿吗?」我压低声音问她,「白秋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还记得我请你吃饭的事情吗?」她发着嗲问着我,声音带着妩媚似乎要把我融化一样,我想了想回答说,「汪姐,最近是有些忙,但你的面子一定要给的。这样吧,下午六点我们在清江大饭店见面好啦。」看见雯丽走出办公室急匆匆向我这边走了过来,赶快挂断了电话。
  下午六点的时候,我準时打着出租到四星级的清江大饭店。漂亮的女门童替我拉开厚重的玻璃门,一走进大堂就看见汪璐瑶坐着沙发上等着我,远远看着显露出稳重成熟的风韵,真是颇有姿色的一个美妇人啊。她今天穿着黑色大翻领束腰双排扣中长风衣,里面是一条红色长裙子,脚上是一双黑色麂皮细高跟短靴。
  看见我过来,她急忙站了起来迎了过来,这时丰满挺拔的她上上下下带着一身的妩媚妖娆,让我很是动心。「白老闆,你总算来了,人家等你好半天了呢。」她笑着伸出了白嫩的小手,我一把抓住趁机揉摸了起来,「汪姐,真不好意思,路上有些堵车了。」
  「别叫什么汪姐了,比你大不了两天。」汪姐有些大方地数落我,「那叫什么呢?」我笑着看她表演,「你要是不见外的话,叫我璐瑶吧。」听她这么一说,我当然喜欢在言语上亲近她了。「好吧,我就叫你璐瑶吧,白秋配璐瑶,感觉挺自然的,」我言语中略带了点挑逗说,「璐瑶,今天我来晚了,我赔罪我请客好吗?」听我这么客气,璐瑶也笑了起来,「好啊,人家想请客你还不答应,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我们先去顶楼十六楼的旋转餐厅,电梯正在上升,陪伴在我身边的璐瑶却显得有些紧张。这是我们的第一次约会,虽然彼此什么都没说,但都很清楚这对我们的含义,璐瑶也非常了解这次机会的难得,因此她努力把自己打扮的尽可能好些。
  饭店里空调开得挺暖和的,璐瑶一进电梯就把风衣脱了挽在手上。露出了她今天特地买的一件吊带、露背、无袖、丝绸制的大红色性感晚礼服,低胸的领口把丰满的乳房很好的突出出来,修长秀美的脖子上扎着一条妩媚撩人的白地红花纱巾。名贵的红宝石项链、耳环、手链把她点缀得珠光宝气地,再加上用整个下午梳理起的新髮型,髮髻高高盘起,显露出她纤细的脖颈。
  听谢娟说璐瑶以前是她们服装厂最漂亮的模特儿,现在看来她的体形也相当完美,眼神妩媚动人,加上俏丽的脸蛋儿,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只有成熟女性才有的妩媚和优雅。璐瑶似乎自我感觉也不错,对自己的魅力充满自信和把握,的确,她现在就迷倒了身边的我,内心已然激动起来,浑身也被弄得酥软了下去。
  璐瑶礼节性地挽着我的手走出了电梯,门口侍立着的高挑的旗袍女郎将我们引进旋转餐厅里面一个僻静的角落,夜色低沉中光线不是很好,侍者点亮一盘水中红烛,烛光映亮了桌上放着的一束红玫瑰,柔和浪漫的气氛一下瀰漫开来。
  这是一种清江大饭店暗里推出的情人套餐,烛光晚餐、玫瑰花加一夜高级套房,总共只收五百元。上次是雯丽带我来的,这次是第二次了。
  等我们就座后,丰盛的晚宴接着就开始了,山珍海味应有尽有,我们慢慢用着,璐瑶很着迷地听我讲述自己的故事、飞龙的发展、龙腾的起步和现在的绝好发展机遇的谈话,我们谈笑甚欢、相处融洽。
  酒足饭饱之后,我拉她到房间里慢慢聊聊,她半推半就地同意了。我们一起来到洁净雅致的起居室里,拉开窗帘,璐瑶惊异地发现面前是一整面落地玻璃,透过这面落地玻璃可以俯瞰整个江陵市的夜景。
  璐瑶思忖着自己是否有一天也能拥有这一切,当她正欣赏着美丽的江城夜景,憧憬着自己未知的明天的时候,「你不来点这个吗?」身旁传来声音。璐瑶稍稍惊了一下,转头一看原来我手里举着一杯名贵的淡黄色法国香槟。
  「喔,谢谢,」她说,璐瑶并不擅长喝酒,但又不忍心拒绝我的一番好意,于是接过酒杯没有顶撞我。「今天我们这么见面真高兴啊。」我微笑着说:「璐瑶,我觉得你挺优秀的,我一直挺欣赏你和你的内衣店,今天这么一接触,从内衣的品味到时尚的穿着、优雅的模特步伐,真的,你真是太完美了。我特羡慕你老公,他能娶到你真是幸运啊!」
  「很高兴能听到你这么夸奖我。」璐瑶露出迷人的微笑,品了一口香槟酒,接着却歎息了一声。「白秋,其实我这辈子活得并不成功,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什么原因,总是不太快活!」。
  「何必总想不高兴的事情呢?人生苦短,还是应该及时行乐啊。」我一边说着,一边放下酒杯交叉双臂。「其实我才见到你的时候猜你可能是二十出头呢。」
  「有那么年轻吗?」璐瑶抬起头来,微微一笑眼神显得妩媚多情,让我的心一下融化在她的目光中了,她禁不住对我的夸讚沾沾自喜,有些害羞地说,「女人总喜欢被人觉得年轻,不过说真的,白秋,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觉得自己的心年轻了许多,不再有烦恼,不再有难过,好像生活中充满了希望一样。」
  「你的老公是个非常幸运的人,」我故意叉开了话题,提起她心中的痛来,「你不介意我这么说吧。」「我当然不会介意的,」璐瑶说着,她开始感到有些头晕,怀疑自己是不是喝得太多了。香槟虽淡,可后劲十足。
  「你是怎么认识他的呢?」我其实很想知道面前这个风姿卓绝的漂亮女人的恋爱史。「我不想说这个,」璐瑶摇了摇头,似乎有些喝多了说。「我老公不如你,白秋,其实我觉得和你好像有些一见锺情呢。我很喜欢你,可惜你身边女人太多了,尤其那个潘莉,实在是太漂亮了。看着她,我简直有些自惭形秽呢」「我能问你个私人问题吗?」我看上去突然有些不安,绕开了这个话题。璐瑶紧张的看着我说道:「嗯……好的。」「你和你老公多久做一次爱呢?」我慢慢逼近了她,璐瑶倒退一步,被我这直截了当的问题吓得合不拢嘴。我趁热打铁接着说:「璐瑶你这么漂亮,身材又这么丰满,我要是你老公一定会频繁搂着你做爱的,是不是?」
  璐瑶由晕眩到愤慨,好像觉得真有些过分了!她用严厉的口气说:「白秋,你别问这个好不好?」「我就要问,璐瑶。」我跟她说:「我关心你所以才问这个的,我觉得这对你对我都很重要!」「我想我们的谈话到此为止。」璐瑶说完开始向门口走去。
  「站住,璐瑶。」我一把从身后抱住了她,如同一只下山猛虎一样扑向猎物,将她的身体掰了过来面对着我,上面强行亲着嘴儿品咂着她的嫩舌头,下面魔爪摸进了她的胸脯,在她白皙粉嫩的大奶子上搓揉摸玩起来。璐瑶心里十分惊慌,挣扎着发出沉重的喘息反抗了起来,但哪里是情慾勃发的我的对手,酒杯跌落在地毯上,打湿了一片。
  「我不缺女人,其实我带到媚惑的每个女人都被我弄过了。从雯丽、潘莉到长腿高挑的月琴,还有高雅的玉凤、甜美的春花和你那个清秀的谢娟。」我将她拥到双人沙发旁,一把将搂坐在上面,在她的耳朵儿边低声说着。「是吗?」璐瑶有些六神无主起来,虽然她有一定的思想準备,但她显然没有想到我会干得如此毒辣,简直是一网打尽。
  「其实女人干起来都差不多的,当然漂亮的女人干起来那种自豪感和满足感要更胜一筹。像前两天带过去的那个总经理潘莉,长得真是极标緻,捧着她慢慢受用那才真叫享艳福啊。」我别有用心地一边亲她摸她玩她,一边用言语刺激着怀里的璐瑶,「潘莉儿实在太漂亮了,漂亮的女人其实并不需要特别的打扮,一头亮丽飘逸的长髮,外面一件白色的大翻领长袖衬衣,下面一条黑色的包臀紧身喇叭长裤,里面黑色的奶罩配一条黑色的丁字裤,白色的棉短袜配上双黑色的细长高跟鞋,她就算这么简单打扮出来往我面前一站就让我受不了,按翻在床上,压在下面弄得她这个仙女直叫唤那才特别有味道啊。尤其是让她躺着,将两只高跟鞋架到天上去,一边让她漂亮的臻首看着我,温柔妩媚地溜着大媚眼,一边美美干着她的蜜穴,那种感觉简直象进了天堂一样。」听我说得这么下流露骨,怀中的璐瑶羞红了俏脸。
  「给你说这些只是想告诉你,璐瑶,我现在不缺女人,但缺一名温顺听话、逆来顺受的丰满漂亮女奴,我觉得你就挺合适的。」我终于说出了心中想法,毕竟现在怀里的美妇已经是插翅难飞,她同意了我就通姦,她不同意我就强姦,今晚总要让她脱一层皮来着。
  「白秋,你太过分了,你怎么能这样看我呢?」璐瑶被我欺负得忍无可忍,终于反驳了一句。
  「你听我说完好吗?璐瑶,女人其实都代表着特殊的资源,漂亮的女人更是这样。但女人对自己资源的利用不同,结果也大不一样呢。比如说有的女人为男人一张英俊的脸蛋而卖,有的女人为男人的山盟海誓和甜言蜜语而卖,有的女人为老公陞官而卖,有的女人仅仅为了五十、一百而贱卖自己。」我很有耐心地和她纠缠着。
  「但是,璐瑶你跟了我就不一样了。我是干大事的人,我会将你的生活和未来提到一个新的高度、新的境界。你现在生意上亏了两万元,这对我来说是个小数目,只要你铁了心跟着我走,我会给你舞台给你机会的,『媚惑』算什么,我可以给你更新更大的店子,钱算什么,不要说两万,就是二十万,一百万都是大有可能的。」这样的演说真是具有煽动性啊,怀里的璐瑶停止了挣扎。
  「璐瑶,你以前为什么没有成功,那是因为你始终脱离不了你生活的圈子,这样的圈子禁锢了你,埋没了你,在这样的圈子里,你即使卖也卖不出个名堂,而我现在需要的是你小小的牺牲,但获得的是巨大的收穫。」我最后来了一句,「相信我吧璐瑶,原因很简单,不相信我你还会像以前那样活下去,而相信我肯定会有不同的。你自己选择吧!」
  「我……,我……,我……别无……选择!」当璐瑶冒出这么一句的时候,她已经是泪流满面,美妇终于将漂亮的臻首和丰满的肉体雌伏于我的怀里。
  「我的璐瑶,」我看目的已快达到,心中暗自窃喜,笑着继续问她:「请你告诉我,你和你老公多久做一次爱?」「我……呜……」璐瑶努力挣扎想说点别的词儿,但最后她还是费了好大的劲儿回答:「一个月……一次。」
  「嗯嗯嗯。和我猜的差不多,」我思忖着:「那太不应该了,你的老公太失职了。」「白秋,你饶了我吧,」璐瑶说着摇了摇头,轻微的头晕目眩让她几乎迷失了自我。「相信我吧,我会给你最好的补偿,」我说道:「做我的女人吧,我会在肉体上在经济上给你无限的满足和快乐。」
  璐瑶此时彻底绝望了,「你为什么要这么欺负我?」「你前世欠我的,」我冷笑着说:「对于我看中的女人来说,才开始我是魔鬼,会带着她一起堕落,而以后我是天使,会带着她从地狱飞上天堂。相信我吧璐瑶,先跟着我堕落吧!」怀中的璐瑶以沉默表示出了她的无奈。
  宜将剩勇追穷寇啊,璐瑶已经是我嘴边的肥肉了,我怎么会轻易放过她呢,我问了一个让她绝对痛苦的问题。「璐瑶,你告诉我,有没有为你的丈夫口交过?」
  璐瑶痛苦的闭上眼睛煎熬着,「回答我,璐瑶,」我命令道。「不……没有,」终于,璐瑶还是困窘的吐出来。「为什么不?」我继续问着。她试图拒绝回答,可头痛的实在厉害,她受不了了回答说:「我……我不想在嘴里,那里是说话喝水的地方,我不习惯。」「那你老公有过要求吗?」我问着。「没有……从来没有,」璐瑶的眼睛有些湿润了,「他知道我不喜欢这个。」
  「真羞耻。」我说完,举起一根手指头开始沿着她的唇线滑动,「留着这么可爱的小嘴不用简直太可惜了,不能再这样了。」「停下。」璐瑶竭力想抬起手臂,但徒劳无功。她的呼吸有点困难,当我的手指插进嘴里时,她差点儿呕出来。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你的未来就从这里开始,来璐瑶,我送你个小礼物,」我裂着嘴淫笑着说:「首先,请你跪下。」哦,天哪,不,璐瑶想。她想拒绝,可我的手指还在嘴里呢,她开始调整衣裙的皱褶蹲下,呈现跪撑的姿势。
  「你必须要了解一些东西,璐瑶,」我说着从她的嘴里抽出手指,开始拉开毛料西裤的拉链,「男人喜欢从女人那里得到口交的乐趣,尤其像你这样的漂亮女人,它会使我们感到有力量。」
  璐瑶惊恐的看着我从裤裆弹出坚硬的阴茎,她试着转过脸,可我却对她说:「看着它,我漂亮的女奴璐瑶,把它当作赢得你美好未来的工具吧。」
  「求求你,」璐瑶含泪的望着我:「不要……这样对我。」「这对你和我都好,」我答覆道:「现在我们开始讲第一课,如何愉悦你的男人,好吗?首先,用手握住它。」「不……我不能,」璐瑶哭出声来:「我还有丈夫。」「先不要想他,照我的话去做,握住它。」我命令说。
  璐瑶挣扎着,但没有用。她的手迟缓的抬起,环绕住我的阴茎,话儿暖暖的在她手里跳跃着。「好的,现在前后套动,非常轻的,直到它完全勃起。」我温柔地说。璐瑶开始遵照我的指示动作,感觉阴茎在手里不断膨胀、延长。
  我继续发布指令:「舔一舔龟头。」璐瑶呜咽着拚命想摆脱,但禁不住还是向前伸出头去,微启嘴唇挑出舌尖,开始舔噬阴茎的顶端。「哦……就这样,」我发出快乐的歎息:「现在往下……上下来回……别停套动……好太好了……就是这样。」
  璐瑶的舌尖平稳的沿着阴茎表面上下移动,我极度快乐的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这是我最喜欢关注的事情。她修剪过的优美手指环绕阴茎,平滑的嘴唇,潮湿的舌头,这一切都让我着迷。「非常好,璐瑶,你学的很快。现在,把它放进嘴里,先是龟头……用舌头打漩……对了……就是这样。把它全部沾湿。」
  她看起来十分厌恶做这种事情,但还好了,不如她想像的那样恐怖。她抬起头来幽怨地看了我一眼,显然她盼望把眼前的事情尽早做完,越快越好。
  「慢一点,璐瑶,」我暗示她:「我们有的是时间,尽情享受吧,把它当作你为男人所做的最奇妙的事情。」璐瑶听到这番话,被突如其来的激励彻底征服了。她滑动唇缘不停的套弄,捲绕舌头持续的拍打,她发觉自己渐渐喜欢插在嘴里的味道和感觉了。不久,她开始尽可能的深含它,我发出深深的歎息声,僵直身体向后倚靠在桌子上。我伸出手扶住她的粉颈,引导她前后吞吐肉棒,她似乎非常饥渴的舔吸着,这使我很高兴。过了一会儿,温暖口腔带来的快感逐渐把我推向顶峰,迫使她后退,轻轻的把肉棒从口中拔出。
  「嗯……好!现在你站起来,站在我的面前,把你的晚礼服捋上去,让你的主人看看我漂亮的女奴今个儿下面穿了什么……!」璐瑶听我这么一说,有些发呆地跪着没有动。
  「听见了没有,我的女奴,我每天都要检查一下你穿的什么样的内衣。如果不合我意的话,我可是要用鞭子抽你的屁股哟!不抽出血印子来,我是不会住手的。」我的这番话,就像刀尖刺到了子宫上似的,璐瑶感觉到一种性虐的风暴将要向她袭来。
  「是,主人,请您检查吧……」璐瑶站起身子,漂亮的美妇,一步一挪地到了我的面前,提心吊胆地将大红色晚礼服的下摆捋了上来。
  首先露出来的是黑色长袜,紧接着是黑色吊带的吊钮,最后是被白色半透明的尼龙制比基尼小裤袜包着的下腹部。我看见了黑色和白色贴身内衣之间那段白耦似的大腿和浑圆的臀肌。而且,在那片半透明的尼龙布片的下边,我清清楚楚地看到了由非常艳丽的阴毛组成的三角洲。
  「嗯……不错,很好嘛!」我一把将璐瑶搂了过来,大手在那被透明的尼龙布片包着的,浑圆光滑的屁股上抚摸了起来。摸着摸着,我的手插进了女奴的大腿缝里,又在那惹人慾望,花园似的阴部玩弄了起来。不一会儿,璐瑶的裤袜底部,又被弄湿了一片……。
  房间里,正中放着那张两米宽的大床,只穿着贴身内衣的璐瑶,她的双手和双脚都被紧紧地绑着,身上只剩下极薄的白色乳罩和比基尼式的小三角裤衩了。黑色长袜和黑色麂皮细高跟短靴衬托着雪白的肌肤,显得白色半透明的乳罩与小三角裤衩,更加富于挑逗性。
  璐瑶扭动着脑袋环视着四周,房顶的四角,有四只聚光灯,床边放有一个小巧的摄像机,房子中央,被捆在大床上的璐瑶,恰好在这些聚光灯的聚光点里,而摄像机将忠实地纪录下这一切。
  「喂!咱们开始吧?」我边说边开始脱着自己的衣服。「就要被人玩弄了,在这个房间里,就这个样子……,」想到这里,璐瑶全身都在颤抖着。
  我连鞋都脱掉了,全身都脱得精光。我的体格还算健壮,小腹有些发福了。全身白皙粉嫩,如同女人一般,但我可不是女人,不仅下面阴毛很是茂盛浓密,充满男性特徵的生殖器已充血勃起,挺向了空中。在刚才捆绑和脱璐瑶衣服的过程中,被璐瑶那迷人的女性气味刺激着,我的性慾几乎快达到顶点了。
  「喔……别!别呀……」璐瑶无奈地叫了起来,但她已经被完全解除了武装。趁她叫着的时候,我很随便地将她的乳罩撕扯了下来。一对鲜嫩的,白桃似的乳房彻底地展现在我的眼前。看到这致命的诱惑,我像饿狼似的抓住了两个乳房,使劲地揉啊、搓啊,苦闷的泪水,顺着璐瑶的眼窝流了出来。
  「喔……嗯……喔……」漂亮的女奴痛苦地呻吟着。「多么漂亮的奶子啊,真不知道她们的滋味尝起来怎么样呢?」我一边感歎地说着,突然间想起了什么似的,立刻张开了大嘴,把脸贴在了雪白的肉丘上,将那颤颤微微的乳头叼往了。同时,一只手仍死死地纂着另一个乳房。
  「嗯!嗯!喔……」漂亮的女奴璐瑶,觉得自己的乳头快要被咬下来了,疼痛感像电流似地从紧靠牙齿的部位传向全身。虽然她此时非常痛苦,可她那成熟女性的气味却伴随着科隆香水的香味,强烈地向外散发着。
  「哈哈……」看着乳房被揉搓、咬吮,抽抽泣泣的漂亮女人,我发出了极为满足的狂笑声。「璐瑶你真有意思,脸上的表情好像挺苦闷,可下面的裤衩却湿了这么一大片呢……」
  「啊!别看!那个地方太羞人了,千万不要动手呀!」璐瑶徒劳地想夹紧自己白皙粉嫩的两条大腿,但黑色长袜包着的两条线条优美的大腿,被无情的绳子,牢牢地绑在床上,两条大腿无可耐何地敞开着。这是成熟的漂亮女性最为刺激人的一种姿式。被激起无边慾望的我,兴奋地将手伸向那被比基尼式的小三角裤衩覆盖着的诱人的阴部,手指在这小小的,但却最刺激人的隆起部位上抠摸着,撕扯着……。
  璐瑶的阴部,在手指疾风暴雨般的抠摸中,不一会儿,便从那两片花瓣似的小阴唇中间,溢出了大量的蜜液,而且,还不时地发出「叭叽叭叽」的淫靡之声。
  「唉,璐瑶你自己听听这声音,但像吹泡泡似的啊。」我说完将那片小小的三角裤衩的底部「哧」的一下子撕开了。「嗯……!」璐瑶扭动了一下身子,但马上被我淫笑中放蕩的话语给吓住了,「呵……流了这么多呀!简直就像发洪水一样。」
  我的嘴离开了璐瑶的乳房后,马上把头挪到了她的大腿根部,冲着她的阴部,贪婪地盯着,实在是太近了,我呼吸的热气让璐瑶坐立不安起来。「别盯着那里看呀!白秋,你饶了我吧,……」璐瑶苦苦哀求着,对面的镜子里,映出了正在抽泣着的漂亮女人的身影。璐瑶使劲地扭动着丰满的屁股,企图以此来挠乱我盯着她自己阴部的视线,急不可耐的雄性气味和雌性的酸乳酪味,充满了这一密闭的房间。
  「这味儿,太刺激了……!」我的脸突然凑近璐瑶的阴部,用手将她那己充血膨胀了的小阴唇扒开,嘴巴死死地贴在上面,贪婪地吸吮着从秘孔里溢出的蜜液。
  过了好一阵子,我才抬起头来,现在,该轮到我正式玩弄她了。我爬上床去,趴在璐瑶的身上。张开嘴含住了璐瑶的乳房使劲地吸吮着,并不断地用牙齿和舌头拨弄着她的乳头。我在璐瑶的乳房上玩弄了一会儿后,讨厌的嘴唇便开始在她的脖子上、腋窝里、两胁、肚脐周围小阴唇……全身各处津津有味地乱舔乱舐。
  璐瑶的全身被极其淫猥地舐吮着,我的舐吮与玩弄,似乎是她平生从未经历过的刺激前戏,已把她弄得情绪常昂奋了,混身上下火烧火燎的,正常的理智,己完全麻木了我把自己身子的位置调整一下,把两腿放在了璐瑶两腿的中间,上半身仍旧趴在璐瑶赤裸的胸脯上,腰部略微向上弓起,两手伸向了璐瑶大腿的根部。我用力地将璐瑶的大腿向两边扒着,将我那根灼热坚硬的大鸡巴,紧顶在璐瑶那滑溜溜的小阴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