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撸不是所有_撸一撸_撸尔山地址获取_日日撸影院在线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yunblue.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十章 绝世之战

时间:2018-07-07 走在静寂无人的街道,叶天龙感到一种无由的感慨。他望了望身边的王师,一袭玉色宽袍在夜风吹拂下衣角飘飘,一副超尘脱俗的样子。
  「感觉如何?」王师打破沉默,开口问道。
  叶天龙愣了一下,猜不出王师话里的含义,只好老老实实地回答道:「没有什么感觉!」
  「笨蛋!」王师瞪了叶天龙一眼,说道:「你难道对这次交手一点感觉都没有?特别是在战前,如果你感觉不到那种气氛,不能把自己的状态调整起来,怎么可能有胜算呢?」
  「呃,这个嘛……」叶天龙抓了抓自己的脑袋,小心翼翼地回答道:「这次好像是你的事情,和我一点关係都没有,我可只是一个观众啊!」
  「嗯,也对。」王师想了想,又道:「知道我为什么带你来吗?」
  「让我看看老师您的风采吧?」叶天龙毫不犹豫地回道,「看您老人家如何大展神威,打倒那个老头。」
  「去你的!」王师笑骂道:「我会像你小子这样爱出风头吗?」
  「是,是。」叶天龙连忙点头,奉承道:「您老人家是世外高人,神仙一流的人物。」
  王师笑瞇瞇地接受了叶天龙的马屁,心满意足地背手往前行去,脚下有如行云流水般,点尘不沾。
  「哼,不爱出风头才怪呢!要不然什么地方不好选,偏偏要选在镇安塔顶,害得我还要花费一番手脚来清场。」叶天龙在背后暗暗嘀咕了一声,便拔腿急急忙忙追上王师。
  为了这场对决,叶天龙委实花了不少的心思,他差人在镇安塔四周街道戒严,不让任何人进入,同时找个借口将原本守卫镇安塔的官兵调开,目的只有一个,确保这场对决在不惊动市民的情况下秘密进行。
  本来叶天龙想让王师和自己坐车前去的,但王师坚持要求安步当车,一路步行过去。没有办法,叶天龙只好也陪着他走了。
  一路上,叶天龙从王师的口中知道了对决的原因,风月真君嗜武成性,年纪轻轻的时候就已经是罕见对手,在知道了王师的名声之后,便一心想要与他过招。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与王师相遇,结果败在王师的手中,这也是他后来叛出神殿的原因,因为想要得到更高的武技,好来击败王师。
  然而当风月真君学会了两大神殿的武技,找上王师,一番交手下来,却依然是败落而回。从此以后,风月真君便想尽一切办法来提高自己的修为,王师的存在让他有了前进的动力,反过来,王师也因风月真君的挑战而在武技修为上有了更大的进展。
  经过了数十年的较量,王师开始有些感到疲于刺激,他要追求无上的天道。因为他所修炼的是王道,而风月真君却是在走霸道之路,这是两个人最大的差异,也是风月真君输他的根本原因所在。
  快到镇安塔的前门石坊处,王师放慢了脚步,看了看后面的叶天龙,见到他一副喘息未定的样子,点点头又摇摇头。
  「不错,你对这个事情处理很好,而且功夫也大有长进。」
  王师讚许的话让叶天龙颇感兴奋,但他的高兴没有持续多久,马上就被王师下面的话问住了。
  「知道为什么我要走过来吗?」
  叶天龙平息了一下翻腾的内息,在心中细细琢磨了一会儿,还是摇摇头,恭敬地说道:「请老师指教小子。」
  王师转身仰面,望着天际的玉钩,用一种深邃的语气缓缓说道:「交手之际,最重气势之功。但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是,交手之前对整个情势的了解。」
  叶天龙点头受教,前面的话,他已经听王师说过的。只是后面那一句话似乎是兵法中所说的天时地利,不知此时王师拿出来有什么用意?
  「我这样一路行来,就是为了感受今晚的整个环境,藉此调整自己的内息,培养自己的气势,只有将自己和整个环境融合起来,才可以发挥出最大的能力来。」
  「每个人的本身就是一个小天地,所谓修炼武技,就是开发自身的小天地和吸收外界能量化为己有的法门。如果能将自身天地溶入到外部整个天地,也就是和天地融为一体,就能够充分自如地运用天地之间庞大的能量,那才是最高的境界。」
  叶天龙一个字一个字的将王师的这番话记在心中,他似乎是捉摸到其中的奥妙,又好像一点也没有悟出箇中的真正内涵。但不管怎么说,王师的这一席话已经让他受益匪浅,使他顿生一种拨云见日的感觉。
  接下来的路上,王师再也没有说话,而是默默地走着,让叶天龙慢慢接受和体会他所教的东西。其实这一番话也是王师在最近几年才悟出的道理,也是他教给于凤舞那一招「王道无极」的基本原理,只不过他是用很粗浅的话来描述给叶天龙听,希望他能自行领悟出一些武学至理,不然的话,若是将心法原原本本的讲给这个傻小子听,恐怕他会当场听昏过去。
  用整块青石铺筑的大道直达塔门石坊,两旁是参天的古槐夹道,石造的门坊高达十丈,是三层的牌楼,雕龙画凤,气象万千。塔门坊后面古木参天,种满奇花异草的花台不时传来阵阵的清香。
  再往后去就是镇安塔前的大广场,巨大的喷水池昼夜不停地喷出高逾丈二的七彩水柱,在夜空下形成美丽的图案,前人的手泽果然是不同凡响。
  喷水池的正后方便是高耸入云的八角十级镇安塔。挑檐下方的铜铃经风一吹,发出了阵阵悦耳的铃声。
  刚刚踏上镇安塔的台阶,塔门马上无声地向左右滑开,里面也亮起了灯光。
  看到叶天龙如临大敌的样子,王师不禁一愣,问道:「难道说你没有来过镇安塔,也没有听说过里面的情况吗?」
  叶天龙点点头,全神戒备的四下查看,却被王师傅含笑拉住了。
  「这是当年号称天下第一师匠的杰作,这里的一切都是他设计的,外面的七彩喷水池,以及塔里的一切奇妙,足以让后人敬仰不已。你只要踏上台阶,塔门就会自动打开的。」
  叶天龙这才鬆了一口气,跟着王师进了镇安塔。让他感到奇怪的是,王师并没有往楼梯的方向走去,而是转了一转,走到了另外一边的一间石室内。
  把叶天龙叫进来后,王师在墙壁上某个地方动了一下,叶天龙马上感到脚下一振,惊讶地发现地面在往上升,再仔细一看,原来是整间石室都在慢慢上升。
  看到叶天龙惊异的目光,王师笑了一笑,道:「这塔有很多奇妙的地方,所以法斯特的皇室才会一直派兵驻守,不让闲人进来,怕的是被人用多了,导致整个机关失去效用。」
  叶天龙本来想问「你怎么知道这么多的?」转念一想,凭王师这样的身份,知道各国的机密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升到顶层之后,两个人又从窗口翻身而出,上到镇安塔的顶部。站在如此高的地方看下面的艾司尼亚,看到的是与往日截然不同的帝都,点点的灯火有如天际的繁星,美丽的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迎着强劲的罡风,王师长笑一声,道:「如此景色,天龙想到了什么?」
  叶天龙暗暗运起真气,才可以迎着强烈的罡风自如的开口。长吐了一口气后,他豪情大发地说道:「大地万物俱在我的脚下,只手便可掌控天下。」
  王师不禁苦笑一声,道:「天龙果然是有王霸之气,对于我来说,可就只会想到乘风而去,飞昇成仙,与天地同在。」
  「废话,像你这样一个快要入土的糟老头如何同如日中天的年轻人相提并论!」
  一把足以震撼人心的声音在他们两个人的耳边响起,震得耳鼓嗡嗡作响。
  王师微微一笑,转身面向右方,十分轻鬆地说道:「老友,你终于到了!」
  叶天龙连忙顺着王师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长眉如雪,脸色红润的老者,正蹈空而来,衣袍袖袂飘飘,恍若神人一般。
  「咦,他是那老头吗?……」
  凝神细看之下,叶天龙不免大感迷惑,眼前这位老者慈眉善目,和蔼可亲,身穿一身灰色宽袍,腰繫一条百衲带,脚下是一双洁净的布鞋,身材甚高,胸前挂着饰物极为醒目,居然是一颗水晶骷髅头,虽然比真正的骷髅头要小许多,但惟妙惟肖十分精緻,透出幽幽的绿光。
  这和他以前所接触到的那个神秘老人完全不一样,叶天龙记得很清楚,教他神功武技的那个老头容貌十分苍老。一张老脸上皱纹密布,鬚髮如银,相貌清奇,瘦长的身材,一双枯乾的手瘦骨嶙峋,似乎是只剩下皮筋,半死不活的老眼半开不闭,嘴唇乾瘪,相貌身材实在是和眼前这个人有着天壤之别。
  王师看出了叶天龙的困惑,轻声道:「我不知道你以前看到的这个家伙是什么样子的,但这才是他的真面目!」叶天龙点点头。
  塔顶的罡风更加强烈,几乎是让人难以立足。叶天龙不禁暗自心惊,在这样的环境下,别说是交手了,能站立得稳,自在的说话已经是非常困难了。
  风月真君缓缓飘身至王师的跟前,冷声道:「你又在说我什么坏话啦?」接着转首对叶天龙道:「龙小子,几年不见,你干的很不错啊!」他的嗓门不大,但字字震耳,即使是在呼啸的罡风中依然是入耳清晰。听到这一句话,叶天龙马上确定风月真诚君的身份的确是那教他奇功的老头,因为这样的语气口吻只有那个老头说得出来。
  王师轻鬆地说道:「老友,别来无恙。自前次一别,你的功力又深了不少啊!」
  「放心,我死不了的。」风月真君冷冷地说道:「你带这个小子上来干什么?」
  「有人教徒弟不认真,我只好带他来见识一下真正的武技。」王师微笑道。
  「他不是我的徒弟。」风月真君虽然这么说,却还是对叶天龙说道:「小子,看得出来,你现在的功力大有长进,居然在帝都闯下一片好大的名声,也不辜负我的一番心思,现在就把当年没有传的真正的剑术告诉你。你仔细听好了!」最后的一句话语气突然加重了,震得叶天龙耳鼓一阵颤动。叶天龙慌忙凝神,运功于耳朵,虽感风月真君此时传艺有些奇怪,但他心中还是欣喜若狂。
  也不见风月真君如何作势,他的嘴唇一阵张合,叶天龙就听到一个平和有力的声音在自己的耳朵里响起来。当前面的两句话一入耳朵,叶天龙的精神就马上为之大振,原来风月真君是要把他融合了风之神殿和月之神殿两种剑术绝学之后,在这几年间悟出来的三招精妙绝伦的剑术向叶天龙传授。
  风月真君很快就把三招剑术仔细述说了一遍,讲完之后问叶天龙道:「你记住了吗?」
  见到叶天龙轻轻点头,风月真君感到十分惊讶,他的心中已经做好準备要再说几次。「这个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起来了?」他的心中不禁升起一个老大的疑团。
  叶天龙之所以能听一遍就记住了,是因为他发现风月真君所讲的原理和王师这些日子对自己说的非常接近,所不同的是,风月真君将其具体化,说的更加详细,而且以前他从风月真君那里已经学得的一些基础,所缺少的只是剑术的神韵,经过这段王师的开导,他已经掌握了不好,再经由风月真君这一指点,自然是豁然贯通,把握了其中的神髓。
  「好了,现在你在一边好好看着!」
  风月真君转身面对一直含笑而立的王师,面色一肃,道:「现在轮到了结我们之间的事情了。」
  王师轻歎一声,摇头道:「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放不开吗?」
  风月真君没有多话,只是慢慢抬起了右手,捏了一个剑诀,对他这种级数的高手来说,手中有剑无剑已经是没有什么区别。
  四周的罡风似乎是一下子停止了,连空气也停滞不动了。王师的神色一凝,面对这样的强敌,他不敢托大,也马上立下了门户,双手盘在胸前,眉心处隐约现出一团若有若无的光影或雾影,时隐时现,时胀时缩,与他呼吸的节律是一致的。
  两道目力难及的气旋急速前涌,两相接触的时候,王师和风月真君两个人都是身躯猛的一晃,气旋缠在一起,似乎是停顿了,两人势均力敌。
  倏然,怪异的气旋急速流动起来,两个人的身遭都是狂风大作,发出鬼哭神号似的呼啸,似乎连脚下所站的塔身也开始摇晃起来。不知何时起,晴朗的夜空中雾气开始涌腾,不过奇怪的是範围仅仅在镇安塔的附近。
  浓云掩月,蓦然天宇中数道金蛇划空,耀目生华,随即一声暴雷天动地摇,震得叶天龙头昏眼花。
  「乖乖,怎么可能同时使用武技和魔法呢!!」叶天龙气运双足,让自己不至于从塔顶滑动,口中怪叫道。
  「笨蛋!」王师和风月真君居然还有心情旁顾,不谋而合的开声骂道。叶天龙顿时傻了眼,这种情况下,还能分心来教训自己,这两个老头为人师的慾望未免太强烈了一些吧?只是他不知道,其实刚刚的情况只不过是她们两个人交手之前的序幕而已。
  对于王师和风月真君来说,他们所争的不过是武道上的分歧,一个认为只有霸道是武技的最终之理,一个则认为王道才是天下武技的根本,他们经过多年的交手,已经对对方的武技有了很深的认识和了解,才发现原来两者的道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所不同的只是手段而已。因此他们的印证已经变成对自己的武技一种认可和探索,而到了他们这样的级数,想找到一个真正可以一搏的对手几乎是不可能的,这也是他们这些年来一直没有中断对决的原因。
  而叶天龙的存在,让他们发现了一种在王道和霸道之外的东西,这个男人的特殊之处使得两个人都忍不住想看看他到底可以做到什么样的程度,所以王师才会那么费心的教他,而风月真君也是用他自己特别的教法来指导叶天龙。
  相互对视了一眼,还是风月真君向叶天龙解释道:「魔法其实就是利用天地之间的外在能量,它和武技是殊途同归的,两者的最终是没有区别的。」
  王师续道:「武技和魔法的区别就在于一个从外部入手,一个是从内部开始,当练到至高的境界,武技就是魔法,魔法也就是武技。现在所谓练到魔神级还是天神级,其实他们都只是摸到武道至极的途径,以后修炼的路还很长呢!」
  叶天龙听得目瞪口呆,一山还有一山高,他想到自己刚刚将魔神之力吸收,对自己的武技进展不免沾沾自喜,现在才明白到,原来自己的功夫还差了许多。但他没有想到自己面前的两个人是什么身份?天下想再找出一个可以和王师、风月真君两人一较长短的人物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心潮起伏之际,只听得风月真君大喝一声:「风起云涌玉钩斜!」
  叶天龙的心神一凛,这是风月真君刚刚教他的三招剑术之一,他自然是睁大眼睛要看个明白。
  风月真君的双指虚并,斜斜划出,霎时风雷大作,狂风捲着阴云压向对面的王师,然而真正致命的却是从虚捏的剑诀中疾射而出的两道惊电,恍若半空出现的两轮弯月,一左一右循着奥妙的路线旋转呼啸。手中无剑,但比手中有剑更加可怕,因为这样的转向更加灵活多变,其势真似羚羊挂角,让人无可捉摸。
  王师的嘴角流露出一丝镇定的微笑,一个人化作怒海的一叶扁舟,又似风中的柳絮,自如地进退于惊涛骇浪之间,同时双掌一扑一捺,挥洒出漫天的劲风,有如洒开的大网,罩向了两轮玉钩。
  二道身影在狂风中翻腾,金蛇刺目,劲气相撞发出的爆响震耳欲聋。
  「你休想逃避!」风雷声中,传出了风月真君的怒吼声,「月映西窗东风醉!」
  风月真君使出了三招剑术中的第二式!
  风雷大作,搅起豆大的雨点劈头盖脸地落下,一招之内居然同时可以使出风系电系水系三系的魔法,来辅助玄奥的剑术,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王师的脸上失去了镇定的微笑,他开声吐气,双掌一分,神速无比的在自己身前结出了数道印符,「天风雷火,阵列于前!」
  响起三声怪异的震鸣,在空中发生三次目力难及的狂野接触,每一次接触皆似乎有电气火花迸爆,接触的劲道骇人听闻。
  叶天龙看得瞠目结舌,四散溢出的劲气推得他身不由己地退了好几步,一个身子已经到了塔顶的边缘,如果换作还没有融合魔神之力的他,此时早已是从塔顶落下了。
  镇安塔也似乎是受不了催压,摇摇晃晃,塔身也格格作响,有些地方挑檐甚至开始脱落,金铃一个接一个的掉下来。
  「砰!」的一声巨响,镇安塔顶上的金宝瓶终于忍受不住如山的劲气,爆裂成无数的碎片四下飞散。一时间,烟尘漫天,飞石走砂,声势极为骇人。
  想起一事,叶天龙的脸色不由得大变,急忙运足真气大叫道:「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