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撸不是所有_撸一撸_撸尔山地址获取_日日撸影院在线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yunblue.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一位护士长和她的儿子

时间:2018-06-12 初秋的夜,月亮又圆又亮。枣林湾西边一间平房的卧室里,皎洁的月光透过洁白的窗帘,笼罩在卧室的双人床上。此时,镇上妇幼保健所的护士长柳淑兰俏脸绯红,玉腿大张,正又羞又爱的任由心爱的儿子在她妈妈的分娩部位里创造着生命。
啊!妈妈……你夹的孩儿好紧……十四岁的少年小日压在妈妈柳淑兰那赤条条且雪白丰满的肉体上,胯部在妈妈肥软腻热、爱液淋漓的大腿间用力猛插着。妈妈柔软白皙的双腿缠盘在儿子削瘦的臀部上,紧紧勾着已经在她两腿间猛力起伏了二十几分钟的年轻屁股。
儿子的抽插带给妈妈下体强烈的快感,尤其是儿子那个硬如石块的大龟头,不时地狠撞到妈妈娇嫩的子宫上,让已经到过一次高潮的妈妈又是痛又是爱。
淑兰忍不住搂紧了儿子,美目含情地注视着儿子如癡如醉涨红的脸庞,羞声道:小冤家……你……这样欺负妈妈……妈妈又……又会到的……哎!…小坏蛋……你还故意……撞……妈妈那里……啊!……讨厌!你又撞……妈妈不来了……淑兰嘴里这么说,一个圆润肥嫩的大白屁股却连连上擡,将她的阴户和儿子的鸡巴贴得更紧了。
忽然,淑兰感到体内儿子的鸡巴变得更加坚挺、粗大了,撑得她的阴道里象有个茶杯一样的涨满,她知道儿子要射精了。
果然……啊!妈妈!孩儿快射了……儿子一边喘着粗气说,一边伸手捧住了妈妈柳淑兰那丰满圆大的肥臀,硕大的鸡巴更加奋力地向妈妈肉体深处猛戳,几乎要深入淑兰的子宫里。
嗯!今天妈妈让你射进来!淑兰羞涩地轻声在儿子的耳朵说着,擡高了自己的丰臀,满脸娇羞的等待儿子往她的体内注入生命的浆液。
儿子的大鸡巴发狂似的在妈妈充血肿涨的阴道里急速抽送,硬如顽石的大龟头雨点般地猛力撞击着妈妈的子宫。
哎唷……轻一点……妈受不了……嗯……妈妈……要被你……插死了……喔……舒服死了……哎呀……你又要……啊!痛死妈妈了……小冤家你……你…坏死了……淑兰又是羞又是痛,儿子这小冤家趁她肥臀迎凑之际,几下死命地猛戳,硬是将大半个龟头撑开了她的子宫颈。
妈妈!我……儿子话音未落,一大股热滚滚的精液已如机关枪的子弹般在妈妈成熟的子宫里狂射。
啊!好烫……好多……不行了……妈不行了……嗯哼……舒服死了……淑兰的子宫被儿子射入的大量精液烫得不断痉挛,嗯哼……妈又…又到了…嗯……妈妈真快活……妈要死了……喔……淑兰因为高潮的到来而将娇躯僵直地挺了起来,肥腴的阴户里一阵一阵地抽搐,子宫口一开一合的收缩,犹如想要挤出些什么,却又被儿子硬涨的大龟头紧紧地塞住。
儿子的粗大鸡巴被得到高潮的妈妈的阴道紧紧咬着,大龟头又受到妈妈子宫颈的夹吮,脑中早已一片空白,只觉得精液不断往妈妈的子宫里喷射。足足过了半分多钟,儿子才在妈妈体内停止了射精,乏力地趴在妈妈的肚皮上,喘息着一动也不动了。
许久,淑兰才从高潮的快感中平静下来,感觉儿子的大鸡巴仍在她阴户中插着,只是已不象刚才那样使她涨满。那捧着她肥臀的双手不知何时又抚上了她的胸部,正抓着她两只丰腴尖耸的乳峰轻轻揉弄。
淑兰满脸晕红的娇嗔道:小坏蛋,又欺负妈妈了,刚才那么狠心地……把妈妈欺负得……死去活来……还不够啊?……妈妈,孩儿不是故意的,孩儿是真的太喜欢你了……妈妈……我……儿子亲吻着妈妈的脸颊和朱红的嘴唇,似乎有点内疚,妈妈……我爱你……孩儿一辈子都爱你……孩儿不会欺负妈妈的……儿子的真情流露让淑兰大为感动,她爱怜的用嘴唇回应着儿子:傻孩子,妈妈是逗你的!你象刚才那样‘欺负’妈妈,其实,妈妈心里…很欢喜,而且,妈妈还会……更爱你……妈妈,那我要你做孩儿的妻子,你嫁给孩儿吧,妈妈?儿子一本正经地道。
小鬼头,净说一些疯话,你是我亲生的孩儿,哪有做妈妈的嫁……嫁给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做……做妻子的……淑兰红着脸,低声羞涩地道:再说,妈妈虽不是你妻子……却已被你这个……坏儿子弄…弄上了床,有了夫妻之实,你真是……最不乖的儿子……不嘛!好妈妈,孩儿就要你做妻子!孩儿只爱妈妈一个人。儿子搂住妈妈扭动身子撒起娇来。
哎呀,别动……淑兰感到一股温温的东西随着鸡巴的牵动溢出了她的阴道口,滑落到屁股沟里,知道是儿子的精液,就连忙在床头拿了几张卫生纸,从身底下伸过去按住儿子和她的交媾处,娇红着脸轻声道:下来,让妈妈去洗一洗……儿子不解地道:妈妈,你身上又不髒,别洗了好吗?傻孩子,刚才你射了……那么多的精液,在妈妈……妈妈子宫里面,明天就是妈妈的排卵期了,妈妈害怕……会怀孕的……淑兰轻轻的羞声道。
妈妈,你怀孕给我生一个儿子,孩儿很喜欢的啊!…儿子傻乎乎的道。
淑兰听了,脸上一红,羞啐道:要死了!小鬼头,胡说八道!我是你的亲妈妈呀!你…你真坏死了!……怎能要……要自己的妈妈给你生……生儿子?!你再不下来,妈妈……妈妈可要生气了!妈妈,那你答应做孩儿的妻子,孩儿就下来,要不孩儿就让妈妈怀孕。儿子执拗道。
淑兰知道儿子十分难缠,却没想到这小冤家竟会以使她怀孕来要胁她,不禁又是好笑又是羞臊,只好柔声哄道:好了,小冤家,妈妈答应你,不过要等你满了十五岁再说,好吗?亲妈妈,孩儿好爱你!儿子毕竟还是小孩子,还以为妈妈真的答应做他妻子了,不禁兴奋地抓着妈妈柳淑兰的双乳又是一阵猛吮。
讨厌……还不快点……下来……淑兰娇声道。
儿子听话的擡起身子,啵的一声,沾满妇人骚液的鸡巴牵着白色的精丝从妈妈柔软潮湿的大腿间抽了出来。儿子的大龟头和她的下体一脱离,淑兰便忙将卫生纸堵在阴道口,两腿紧夹着挪身下了床,捂着被儿子灌满了精液的阴户赤身裸体地跑进了浴室。
在浴室清洗时,淑兰看到自己乌黑茂盛的阴毛又湿又乱,两片肥厚隆起的大阴唇被儿子的大鸡巴插得已不象平时那样紧密合拢在一起,鲜红肿胀的两片小阴唇也张开着黏黏的平贴在大阴唇上,暴露出她那个红艳艳的阴道口,而儿子那如浆糊一般白色浓稠的精液正不断地从她的阴道里流出来。
淑兰不禁脸红了:日儿这孩子,每次和她同房总是要在她的肉屄里射很多,总让她提心吊胆的不说,那条极其粗壮硕大的鸡巴还往往把她的阴道插弄得好几天都胀痛不已,有时甚至连走路也有困难……这孩子小小年纪就这样,要是再长大些,我这个做妈妈的还不知道会被他欺负成什么样……淑兰这样想了一会后,儿子留在她体内的精液掺杂着她高潮时洩出的阴精已经在浴室的瓷砖上流了一大片。
正在这时,儿子全身光溜溜地走进了浴室。只见妈妈两腿分得开开地蹲在地上,裂开的嫩红肉缝里,妈妈那个让他插得通红的阴道口不时地淌出一股股白浊的稠液,足足流了有半茶杯多才渐渐停止。而后,妈妈扭动腰肢将肥白的大屁股用力摇了几下,像是要把残存在阴道口上的白色液体甩掉。
当淑兰拿起卫生纸要擦拭阴户时,忽然发现儿子不知何时已走进了浴室,羞得她哎!的一声娇呼,连忙捂住精液淋漓的阴户站起身来,背对着儿子,娇声嗔道:小冤家!你……妈妈还没洗完呢,你怎么就进来了?……淑兰知道女人的阴部和所爱的男人交媾后沾满精液和淫水阴精的阴户是很让女人家害羞的,可是现在,她这个和儿子性交后的阴户,以及方才她扭腰晃臀的那些女人的羞状都让儿子瞧见了,真是叫她这个做妈妈的难为情死了。
妈妈,你那里流出来的就是孩儿射到你里面的精液吗?!可真多啊!儿子真的不懂妈妈的女人心态,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
哎呀!小冤家,你……你羞不羞……还说出来……淑兰娇脸红得就象一块大红布,这些东西,应该是你以后送到你另一半体内里,让她给妈生孙儿的,你却哄开了妈妈的大腿,把这么多的子孙浆往我的肚子里灌………你……说着,淑兰转过头,似怨似爱地看了儿子一眼,羞声又道:小坏蛋,你难道不知道……妈妈被你那根坏东西……插进来欺负,又常常被你在里面……射满精液的地方……就是妈妈把你生出来的地方呀!……小孩子怎么能和妈妈说这么羞人的话呢?……可是,妈妈,为什么你可以让孩儿把鸡鸡插在你里面射精,却又不许孩儿说啊?儿子有点想不通的问。
淑兰听儿子这么说,脸羞得更红了,她知道再说下去这小冤家也未必能懂她的意思,便娇声轻叱道:小孩子,别胡说!……好了……快……出去……妈妈要洗澡了……儿子却象没听见似的,走到了妈妈淑兰的身后,低声恳求道:妈妈,让孩儿和你一块洗,行吗?儿子一边说,一边伸出双手,穿过淑兰的腋下,从后面握住了妈妈两只丰满挺拔的乳房,轻轻地揉搓起来……嗯……小鬼头……讨厌……洗澡需要摸着人家的奶子吗?!……淑兰娇嗔着,忽觉儿子紧贴在她臀部上的鸡巴竟又亢奋地勃起了,硬硬的在她的屁股沟里跳跃着。
淑兰红着脸,娇声对儿子道:你这个小色狼,你到底是想和妈妈洗澡……还是又想来……欺负妈妈了……?!妈妈,孩儿想再……爱……你一次……孩儿又……忍不住了……说着,儿子把双手从妈妈高耸的乳房上往下移,紧搂住了淑兰那柔软的腰肢,胯部贴着妈妈浑圆硕大的肥臀猴急地挺动着,大龟头在淑兰鲜红湿腻的肉缝边上下滑动,急切地探寻着妈妈的生命之洞。
不要……喔!……小心肝……别……淑兰只觉大腿间她那道肥胀、狭长的肉缝中,儿子把他的大龟头如拉锯似的在里面来回磨擦,弄得她玉腿间又痒又酥的,阴道口忍不住又淌出淫水来了……嗯哼……乖日儿,不要了……妈妈那里叫你磨得痒死了……唔……哦……小心肝………快停下来……你今天已经射了那么多……不可以再跟妈妈………好了……会伤身子的……唔……好孩子……快停……淑兰心里也好想就这么让儿子再干弄一次,但为了儿子的身体着想,她不得不控制自己的情欲。
不嘛!好妈妈!亲妈妈!孩儿好想要你……儿子撒着娇,说着,两手把妈妈的腰肢搂得更紧了。
淑兰的腰部被儿子在背后紧紧的搂着,上身不由地微微弯了下来,她转头娇媚地瞟了儿子一眼,强忍着情欲道:小鬼头,把妈妈的腰都要搂断了……快点放开妈妈……嗯哼……好孩子,妈妈知道你最乖了,听妈妈的话……淑兰哄着儿子,并没意识到她现在的姿势已使她那个肥腴膨大的阴部在玉臀间暴露了出来。
儿子就趁机找到了妈妈的阴道入口,硬硬的大龟头顶在妈妈那湿腻腻的阴道口就使劲往里一插。
哎哟!淑兰身子往前一冲,只觉两腿间一阵胀痛,儿子竟从她屁股后面把她的肉屄又一次狠狠的冲击及填满。
哎唷……你……小坏蛋,怎么可以……这样!你……你……别……淑兰娇嗔着,儿子却将已尽根没入的粗大鸡巴在她的阴道内抽插起来,并且弯下腰双手还从背后抱住了她的酥胸,爱抚起她那两个白嫩柔软的乳峰。
嗯……唔……不要……坏儿子……喔……还从人家……人家的屁股后面插进来……小冤家……你……你这是……强奸妈妈呀!……嗯哼……淑兰又是羞臊又是无奈,只好弯着腰,双手扶住浴缸边缘,翘着个雪白丰满的肥臀,任由宝贝儿子在她身后和她进行交媾。
而这小冤家一边抽插,一边还喃喃地道:妈妈!……孩儿爱你……好妈妈……亲妈妈,孩儿真的好爱你、好爱你……淑兰听到儿子对自己说这样的深情话语,很是感动,原本要克制情欲不与儿子再度交媾的念头,也被儿子的深情及有力的抽插所软化。
小冤家……淑兰羞声道:我知道你爱妈妈,可是你也不能……强奸妈妈呀……还用……用这么羞耻的姿势,从……从后面……奸淫妈妈……你这坏儿子……妈妈这样翘着屁股让你插,和那正在交配的发情母狗又有……又有什么两样呢?你这孩子真是……真是让妈妈羞死了!说着,淑兰转过头,嗔怪而又羞涩地看着儿子,这小冤家用胯下那根粗硕的鸡巴在她当初分娩出他的部位里极其用力地抽送着,不断地将她的情欲和快感转变成从阴户里潺潺流出的淫水。
儿子的下体紧贴在妈妈那高高翘起的肥白屁股上,双手握着妈妈胸前两只柔软硕大的乳房大力地揉搓着,腰部的挺动越来越快,鸡巴也越插越深,龟头前端不停地顶到妈妈的子宫口。
此时的淑兰已被儿子在阴道内抽送的快感及乳房上的爱抚弄得快活异常,子宫颈又受到儿子大龟头的深入和冲击,淫水早已如春潮泛滥般充满了阴道内壁,每经儿子鸡巴一抽插,就混着空气发出扑滋、扑滋的淫声,令她听得怪难为情的。
儿子却在此时道:妈妈,你的下面怎么像自来水一样流出这么多水啊?都流到孩儿蛋蛋上来了。淑兰听着自己阴户被儿子抽插不断发出的声音,本来已经羞红了脸,现在又被儿子这么一说,更是羞臊万分,娇嗔道:讨厌……妈妈下边流这么多水……还不是让你这个坏儿子………插出来的………不晓得帮妈妈擦擦,还来取笑妈妈……你……真坏死了……对……不起,妈妈……孩儿这就帮你擦……儿子不好意思地道,说着便取来了毛巾。
淑兰见儿子当真要帮她擦阴户,臊得急忙把毛巾抢过来,羞道:傻孩子,妈妈自己来……你先……拔出去……妈妈,什么拔出去?儿子一楞,一时没有会意到妈妈的话。
小傻瓜,你那个……东西在妈妈里面,妈妈……怎么擦?……淑兰红着脸斜瞟了儿子一眼。
儿子这才明白妈妈的意思,不禁有些羞愧,忙从妈妈的阴道里拔出他那条又粗又长的鸡巴。
淑兰直起腰来,一转头,只见儿子那粗大的鸡巴恶形恶状地挺立在胯间,上面亮晶晶的沾满了她阴户里的淫水,看得她一张俏脸愈红了,连忙用毛巾先给儿子擦乾净,然后才微微扭过了身子,急忙地将自己那淫水淋淋的阴部擦拭乾净。
然后,淑兰回过头娇羞地瞟了儿子一眼,便背对着儿子重新又弯下腰去,用两手抓着浴缸边缘,叉开双腿,羞答答地撅起了她那个白嫩圆大的肥臀,準备让儿子重新进入。
儿子见妈妈把浑圆的大屁股高高撅起,朝他暴露出她那微凸的阴户,不禁又兴奋又好奇,忍不住就在妈妈的身后跪了下来。他还是第一次这么近的从背后看着妈妈的下体,鼻息还能清楚地闻到妈妈那成熟妇人的阴户所散发出的特殊气息。
只见妈妈的整个阴部肥美地隆凸着,一片黑黑的阴毛丛中,两片长而丰肥的深色大阴唇微微地分开,形成一道鲜红凹陷的肉沟,两片玫瑰色的小阴唇含羞地从肉沟中翻露出来,因为刚才的热潮未退,所以还肿涨地张开着,露出了通往妈妈肉洞的入口处,奇怪的是妈妈那粘有淫水和一些白色阴道分泌物的肉洞口上有一圈满是肉芽不整齐的边,儿子当然不知道这是妈妈处女膜破裂后的巴痕,就这么看着妈妈玉臀间那迷人的阴户,胯下的那根鸡巴便举得更高了……淑兰翘着丰臀等了一会,觉得两腿间并无动静,忍不住回过头去,只见儿子这小冤家竟跪在她屁股后面,傻乎乎地紧盯着她的下体。
女人家到底脸皮较薄,淑兰见儿子如此瞧着她的下体,不由得大为羞臊,连忙伸手掩住了她那暴露在臀间肥美娇嫩的阴户,轻声羞嗔道:讨厌!你这小坏蛋,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快来……儿子这才回过神,红着脸站了起来,用一只手抓着妈妈柔软的臀肉,另一只手扶着怒挺的大鸡巴朝妈妈的阴户靠了过去。
淑兰这才娇羞地从阴户上挪开了手,只觉儿子那个坚硬硕大的龟头挤开了她的两瓣阴唇,火辣辣地抵在她的阴道口上,却又不插进去,而是轻轻地在她的肉洞口磨了起来……哦——!你……嗯!……坏儿子……又这……这样子……对妈妈……你……你好坏……淑兰忍着阴道口的酥痒羞嗔道。
儿子想逗逗妈妈,只见他把他鸡蛋大的龟头用力地送入妈妈的阴道口,让大龟头的肉伞没入洞内,却又随即抽出,就这样进出了几次,便将妈妈的肉洞口又弄得水汪汪的。
淑兰只感到阴道口一会儿被撑得像要裂开,一会儿却又是空空的,真是有说不出的骚痒难耐,便频频移动着她的臀部向后顶着,想要让儿子深深地插入。而儿子却总是适时的把鸡巴后退,使妈妈的阴道口仅能套住他的大龟头,却又无法将整根鸡巴吞入。
好儿子……乖……不要再逗妈妈……妈妈了……我要……亲儿子……妈妈想要你……淑兰向后挺动着肥臀蕩声道。
好妈妈,你想要什么?说清楚一点好吗?……儿子假装没听清楚。
哎!……坏儿子你……你好讨厌……还装作不知道……妈妈……妈妈说不出口啦……淑兰羞道。
可是,妈妈你不说清楚,孩儿怎么知道要做什么………儿子仍然逗着妈妈。
你坏………日儿你坏死了!………你欺负妈妈……妈妈以后……再也不和你……不和你……好了……淑兰羞声娇嗔着,只觉儿子的大龟头越发起劲地在她的阴道口进进出出,偏又不插入,净是用大龟头上的肉团狠刮她那个急想被撑裂的窄小肉洞口。
淑兰知道儿子是故意在逗她,想让她说出要儿子跟她性交的羞人话,一时又是羞臊,又是难耐体内高涨的情欲。
淑兰今晚虽已经历了两次高潮,但她现在正处在女人对床第之需极强的虎狼之年,方才她又被儿子强行的交媾,早已情欲高涨。
此时又经儿子的这般挑弄,真是让她浑身难受死了,再也顾不得做妈妈的矜持,撅着肥白圆大的屁股,娇媚的羞声道:好儿子……哦哦∼……亲儿子……妈妈要……要你的大鸡巴插进……插进妈妈的阴道里……啊!好羞人哪……儿子听妈妈把这些话说了出来,一颗顽皮的童心这才满足。当下,儿子双手捧住了妈妈的腰,胯部猛地向前一挺,将抵在妈妈阴道口的大鸡巴深深地整根插了进去。
嗯——!淑兰的阴道终于得到了儿子大鸡巴的充实,舒服得哼出声来,头向后仰起,臀部翘得更高了,阴道内的肉壁紧夹着儿子的宝贝,一前一后的动了起来。
儿子也不甘示弱,紧抓着妈妈的腰部,一次次的把鸡巴猛烈地尽根送入妈妈那湿热的阴道内,每一下都将那大龟头的前缘顶进妈妈娇软的子宫。
啊……小冤家……轻……轻一点……噢!……啊……这么深……要插……插死……你妈妈了……淑兰娇吟道,银牙紧咬,只觉她的子宫就象被儿子那根粗长的大鸡巴刺穿了一般。
儿子享受着妈妈火热潮湿的阴道中的每一寸嫩肉,大鸡巴在妈妈屁股后面不停地抽送着,把妈妈肉洞口的两片阴唇带得一会卷入一会翻出。
透明、如蛋清般的爱液,从妈妈的私处不断渗出,沿着她的大腿内侧慢慢地流了下来……这么抽插了一会儿后,淑兰喉咙里开始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声。儿子觉得此时妈妈的阴道好象变得更窄了,他那根深入妈妈体内的大鸡巴被紧紧的裹住。
儿子也算有了点经验,连忙放慢了动作,这才没有立刻就射出来。儿子深吸了一口气后,将硕大的鸡巴缓缓且有力地抽插着妈妈的肉屄,次次深达妈妈的子宫。
哎唷!……都顶……顶进妈妈……子宫里了……啊!……嗯哼!……坏儿子……你……你插死……妈妈吧……淑兰俏脸潮红地娇哼着,赤裸的肉体被身后的儿子顶得不断向前倾,两手费力地撑着浴缸的边缘。儿子每顶一下,妈妈就发出一声又舒服又像痛苦的闷叫。
妈妈,你……还好吗?儿子关心的问道。
淑兰扭过头来,双眼水汪汪地瞧着儿子,像似要滴出泪水,羞臊的娇喘着道:小冤家!……和妈妈……都好了这么些天了……还来问人家……你那……那么大的一根东西……在妈妈那……那里面……还……还感觉不出来么?……妈妈白疼你了……淑兰话虽这么说,可是儿子的问候,到底让她感到欣慰,轻轻的羞声又道:傻儿子,你有没有觉得妈妈那里……把你的东西……裹住了……女人家只有在很舒服的时候……才会这样子的……是的,妈妈……你那里象有一只热热的小手把我给握住了,很紧喔……好妈妈……孩儿真……舒服……儿子有点腼腆的道。
好孩子……你在……妈妈里面……妈妈也很……很舒服的……嗯哼!……好儿子……你……你快……快点动……别管妈妈……妈妈又……快要到了……淑兰急促的娇喘道。
闻言,儿子加快了动作,将他的大鸡巴又猛又深地频频餵给了快到高潮的妈妈。妈妈则扭着细细的腰肢,把圆大的屁股拼命的向后直顶,用她的肉屄不断地接纳着儿子的大鸡巴。
儿子只听到妈妈的喘气越来越急,鸡巴被妈妈的阴道裹得更紧了,当下强忍着射精的沖动,狠劲地猛干妈妈那因极度充血而肿胀的阴户。
忽然,妈妈挺直了腰,双腿紧紧地并在一起,娇颤着道:啊……小心肝……用力……插死……妈妈吧!啊!快……快点……妈妈要来了!……啊……妈……妈妈到……到……到了……随着高潮的来临,妈妈阴道里的嫩肉紧紧地缠绕在儿子那根深入她子宫的鸡巴,子宫口牢牢地含住了儿子侵入的半个龟头,开始剧烈地收缩。此刻,儿子的鸡巴已被妈妈高潮中的肉屄和紧紧併拢的大腿夹得几乎无法抽动,只觉得妈妈的阴道如同一只肉肉的温暖小手挤着他的鸡巴,他那卡在妈妈子宫口的大龟头则受到犹如婴儿吸奶般的阵阵吮吸。
啊!……妈妈,孩儿……忍不住了!……儿子受不了妈妈体内的刺激亢奋地道,同时两手抱紧了妈妈的柳腰,把已经紧贴着妈妈屁股的胯部又狠狠地朝妈妈的屁股一推,竟将鸡蛋大的龟头整个挤入了妈妈的子宫颈。
哎唷!……啊……淑兰涨痛又舒服的一声娇叫,头猛地向后一擡,随即便觉得一阵沸腾的岩浆在子宫里爆发开来。
哦——!妈妈被儿子灼热的精液烫得娇吟了一声,双手向后紧紧抱住了儿子的屁股,浑身哆嗦着,娇羞地让儿子在她的成熟子宫里播洒着年轻的种子……儿子用力的挺着胯部,粗壮的大鸡巴不时地在妈妈柔软的阴道内猛顿,将凝聚着爱和生命的精液一股接一股强而有力地射进妈妈颤动的子宫里。
哦——亲儿子……烫、烫死妈妈了!……你的……怎么……还这么多……射得妈妈……妈妈美死了……淑兰快活地娇声叫唤着,她的粉脸通红,杏眼半睁半闭,屁股不断地颤抖,显然已经处于高潮的颠峰。
这时,儿子把扶着妈妈腰部的双手伸到了她的胸前,从身后抓住了妈妈的两只丰满的乳房,腹部还紧紧地贴在妈妈微微颤动的屁股上,鸡巴继续在妈妈的子宫里强劲地喷射着。
淑兰两只丰满的奶子被儿子抓着,一根坚硬的大鸡巴还在屁股后面将她肥腴的阴户塞得满满得,那滚烫浓稠的精液仍在源源不断地注入她的子宫。
儿子这持续的激情让淑兰快活得舒畅不已,玉体酥软得似乎要融化了,忍不住地随着儿子在她体内喷射的频率发出哦——!哦——!哦——!的娇啼。
妈妈经儿子这般肆无忌惮地射了一会儿后,觉得射进她子宫里的洪流渐渐地变小,最后终于停下来了,阴道里只剩下儿子那根大鸡巴不断的胀缩着。妈妈这才舒了一口气,压着儿子屁股的双手这才放了开来,反转回来无力地撑在浴缸边缘。
儿子也累到贴在妈妈的背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见状,妈妈转过头来,微微娇喘的看着汗流挟背的儿子,娇红的脸上,满是幸福的表情及母爱的温柔。
浴室里沈寂了,母子俩都从高潮中平复了下来。儿子的鸡巴还没有完全软化,仍然插在妈妈温暖的阴道里还没有拔出来,鸡巴微微还可以感觉到妈妈得到满足后的阴道壁的颤动。
淑兰因疼惜儿子,让儿子在她背上休息了好一会,才站起身来。儿子的鸡巴卟地一声,从妈妈的阴道里滑了出来,半硬半软地垂在两腿间,红通通的龟头上还滴着精液。
淑兰转过了身子,怜惜地替儿子拭着身上的汗珠。儿子则搂住了妈妈一丝不挂的成熟肉体,抚摸着妈妈丰满柔软的乳房,问道:妈妈,你刚才舒不舒服?淑兰粉脸微红,轻声羞嗔道:你这么猛,妈妈还能不舒服吗?!小冤家!今天又插了人家两次,你年纪还小,当心身体,知道吗?妈妈,谁叫你这么漂亮,孩儿忍不住嘛!儿子说着,笑嘻嘻地亲了妈妈一下。
讨厌!淑兰娇羞地白了儿子一眼,这么小就这么油嘴滑舌,不知道学好,尽去学了公狗和母狗交配的姿势,从……从屁股后头弄妈妈,还没命似的又把那么多的……灌在了妈妈子宫里,让人家………人家的肚子快胀死了……你……你这个坏儿子!淑兰想起刚才儿子与她犹如动物交配般交媾的情形,仍然羞臊不已。
儿子虽然刚刚和娇美的妈妈云雨过,却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和妈妈亲昵的机会,一张嘴这时仍依依不捨地吸吮着妈妈的乳房,双手也抚摸着妈妈光滑的肥臀和背脊。当儿子将手移到妈妈前面,想去摸妈妈的阴户时,却被妈妈伸手阻止了。
别摸!都是你的东西,已经……流出来了……淑兰脸红红地说道。
什么?儿子从妈妈胸前擡起头来,楞楞地问道。
还能有什么呀?!坏小孩……你刚才射在妈妈肉屄里的子子孙孙,现在从人家的阴道口流出来了……淑兰满脸红晕地轻声娇嗔道。
儿子的手鬆开妈妈的乳房后退了一步,朝妈妈的下体看去,只见许多乳白色粘稠的液体正 从妈妈那条肥肿红嫩的肉缝中流出来,顺着她的两条大腿内侧向下流淌,一直流到地面形成了小小两滩宛如豆花的东西。
小坏蛋!你在妈妈里边到底射了多少呀?!淑兰见她那被儿子播过种的阴户流出这么多白花花的种子,不好意思的娇嗔着,于是,一把将儿子拉了过来,将他搂在怀里,不让儿子再看下去。
儿子趁势也搂住了妈妈的腰肢,又在她的脖颈和耳垂上亲吻起来,惹得妈妈痒得不断闪躲。
小坏蛋,你还闹!你射进去那样多,妈妈真担心会被你搞得怀孕。淑兰红着脸轻轻地道。
妈妈,真的会有小孩吗?不是流出来了吗?儿子停下了吻,疑惑地问。
小冤家!你还问呀?!淑兰羞声微嗔道,都说过明天就是妈妈的排卵期了,还在人家的阴道里干坏事,你这样直接就射在妈妈的子宫里,哪里能都完全流出来呀?有很多都还留在妈妈的子宫里呢!……说不定你……你这次真的会让……让妈妈怀孕呢……妈妈,你有了我的小孩,那孩儿不就可以当爸爸啦!儿子开心地道。
啊呀!死小孩!淑兰被儿子说了个大红脸,娇羞地嗔道:不害臊!妈妈肚子里要是有了自己亲生儿子的小孩,叫妈妈还怎么见人呀?你、你这小冤家倒好,竟想着要当爹了?!……小坏蛋,这次要真的弄……弄大了妈妈的肚子,看妈妈还饶不饶你……好妈妈……儿子委屈着道:可是孩儿是真的很喜欢你呀!好了,妈妈知道了。唉∼你这孩子!妈妈可怕了你啦!说着,淑兰怜惜的在儿子脸颊上轻轻亲了一下,说:乖孩子,不早了,妈妈帮你洗一下就去睡了吧,好吗?儿子应了一声,跨到了浴缸里。淑兰拧开了莲蓬头,快快的给儿子洗了个澡,让他先回房睡了,然后用水沖掉了地上那些母子相奸后留下的秽物,才自己洗了起来。
因为害怕怀孕,淑兰把被儿子插得有些红肿的阴唇大大的掰开,用莲蓬头强劲的水柱仔细地沖洗着满是精液的阴道,然后再用软布沾着妇洁塞进阴道里擦洗了一番。
虽然如此,想到她的子宫里还留有儿子那些没流出来的精液,淑兰的心里仍有些不安。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