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主页 > 精品酒店 >

涨价潮、环保督查已让人闻风丧胆 更可怕的是它们搅局“金九银十

日期:2017-10-10  作者:小刘  来源:未知

--------------------------------------------------------------------------------------------------------------------------


  从9月份开始的两个月左右的时间里,涂料销售进入传统的旺季。这便是业内人士口中所说的“金九银十”对于涂料企业及经销商而言,“一年之计”便在于这两个月,毫不夸张。

  然而,今年的“金九银十”并不容企业及经销商感到乐观。一方面,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已经迫使一批涂料企业在9月前后宣布产品涨价,而企业涨价的效应也将很快传导到经销商层面;另一方面,环保压力在这个敏感时间点陡然升高,“关厂潮”、“一刀切”、“环保风暴”……一时间整个化工行业风声鹤唳,涂料企业亦难幸免。

  在这个关键时期动用价格手段看上去并不理智,然而其中又透露出涂料企业的种种无奈。上游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甚至有些原材料从去年年初开始便进入上升通道并“坚持”至今,涂料企业纵然有三头六臂恐也难以全部化解涨价压力。

  更要命的问题在于,原材料涨价的背后并非简单的成本上涨,而是化工产品供应的短缺导致原材料生产的不足。有涂料企业甚至坦言遭遇生产能力受压缩的难题“就算是高价也拿不到货(原材料)”。没有生产哪来销售?而“金九银十”已在眼前,一旦错过对于企业及经销商而言都是巨大的打击。

  在产品涨价之风日盛的同时,整个化工行业乃至更大范围的企业所面临的环保压力也空前巨大。综合媒体的各种报道,多个地方密集出台各种环保整治措施,以应对即将到来的大气污染的严峻期,甚至于部分地方出现了“一刀切”的不合理现象,让业界一时陷入恐慌情绪当中。

  尽管种种环保整治措施极少直接针对涂料行业,但是它的广泛杀伤力也不容小觑,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看作是引发涂料原材料及成品涨价潮的原因之一但这层关系由于其隐秘性往往容易被忽视。

  有业内人士指出,环保高压导致众多小企业关闭,必然影响到原材料的供应平衡,从而触发从上游到下游的产能被压缩的“多米诺效应”,因此整个产业链上的企业都不得已采用涨价的手段调控市场需求。

  “小厂全关了当然要涨,基本所有商品都会上涨吧。”有评论人士如是说。

  无论如何,对于笼罩在涨价阴影当中和暴露在环保压力面前的涂料行业,这个“金九银十”或者注定将黯然失色。转机何在?恐怕需要漫长的等待。

  原材料涨价何时休?环保整治之风会不会停歇?成品涨价之后又能否取得市场的谅解与接受?……在这些问题得到正面积极的回答之前,对于涂料企业和经销商来说,传统的“金九银十”的销售期待都将与压力共存。

  一、涨价已成常态?

  涨价潮、环保督查已让人闻风丧胆 更可怕的是它们搅局“金九银十”

  环保风暴影响下的化工产业哀鸿遍野,由此间接导致的原材料供应减少、价格上涨的现象开始向下游传导

  ⑴“怒了!涂料企业集体涨价!”

  这是涂料采购网微信公众平台8月24日所发的一篇报道的标题。尽管文章只是简单罗列了近期发出涨价函的涂料及原材料企业的信息,但截止9月11日,这篇报道成功地获得了超过90000的阅读量,并在网络上得到众多平台的转载。

  这篇报道中,一共罗列了包括陶氏化学、巴斯夫、万华化学、成都巴德富科技有限公司、天津长润发化工有限公司等在内的10多家涂料原材料企业发出的涨价信息及涨价函,以及包括鹤山市米奇涂料有限公司、广东顺德金展鸿涂料有限公司、武汉仕全兴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的八九家涂料成品企业的调价通知。根据统计,上述约20家企业的涨价函执行时间集中在8月中下旬及9月上旬。

  此次涨价潮也波及外资涂料巨头及国内知名涂料企业。早在7月21日,艾仕得涂料系统公司(Axalta)就宣布,由于钛白粉成本在过去6个月的持续显著上涨,计划将对使用这一重要原材料的涂料产品征收价格附加费,将针对于2017年8月1日后收到的所有订单生效。

  而嘉宝莉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也在9月1日发布家具漆价格调整及重新确定基准价的通知称,由于各类原材料、包装物、物流成本等方面的持续上涨,决定于2017年9月9日起固化剂类上调2.8元/kg,PU/PE/NC清面漆(含哑光、亮光)上调0.6元/kg,PU/PE/NC清面漆(含哑光、亮光)上调0.6元/kg,PU/PE/NC白面漆类(含哑光、亮光)上调0.7元/kg,PU/PE/NC透明底上调0.3元/kg,PU/PE/NC白底、实色底上调0.4元/kg。

  在涂料成品企业所发的调价函中,此轮涨价的主角并非钛白粉,而是固化剂主要原料TDI(甲苯二异氰酸酯)涂料企业“不约而同”地将TDI列为下游产品涨价的主要或者唯一原因各类树脂、钛白粉等各项原材料价格的上涨虽也在原因之列,但比重并不大。

  比如天津长润发的调价通知中就写道:“TDI生产厂家减产,TDI价格从7月14日起连续涨价7000元/吨以上,TDI价格已突破3万元/吨,并有持续上涨趋势”。

  而反映到涂料成品企业层面,则体现为TDI价格调涨1.5元/公斤-5元/公斤,或者采用动态报价的形式。其中米奇涂料表示,“针对近期材料市场行情趋势的变化,家具漆原材料价格处于上升阶段,特别针对各类树脂、TDI、钛白粉等各项原材料同时大幅度上升”,配套固化剂以当天实时报价为准。

  ⑵此轮涂料原材料与涂料成品的涨价“风暴”的中心,非TDI莫属。

  从去年5月份开始,TDI便进入一个上升的通道当中,且延续至当年10月份。根据行情监测,去年4月底时,TDI的期货市场价格还只有11700元/吨,而在经过5个月的上涨之后,10月份突破23000元/吨水平,涨幅接近100%。

  除了TDI之外,那一轮原材料的涨价潮还包括轰动一时的钛白粉的“十一连涨”(从2016年1月算起,截止时间为同年10月)。在两者的共同作用下,已经有一批涂料企业最终无法扛住压力,在去年10月前后宣告产品涨价。(详情请参阅本刊2016年10月上期“封面焦点”报道《原材料涨价冲击杀到》)

  幸运的是,尽管当时有分析指出“从全球范围上看TDI供应紧张的局面一时难以得到缓解,缺货状态持续恶化价格”,认为TDI的价格“恐将继续上扬,且速度将进一步加快”,但记者通过查阅生意社给出的近一年的TDI价格(此处应指经销商价格)快讯数据分析发现,TDI价格在2016年11月开始进入盘整通道,并在2017年4月至7月上旬出现回落迹象。在生意社发布的“2017年上半年涂料主要原材料涨价排行榜”中,TDI甚至成为5种跌幅超过30%的产品之一。

  “6月国产厂家主动采取延期结算,释放库存压力,价格走低至22000元/吨左右(期货市场价格),达到厂家心理底线。而中间商6月也基本选择不做库存,7月初市场流通现货逐渐告罄。而下游前期看跌,刚需采购,所备库存不多,因此,现货供应过剩局面得以改善,拉涨点露出水面。”有分析如此描述TDI价格出现回落的原因并作趋势分析。

  好景不长。“7月10日开盘,主要经销商、贸易商纷纷宣布上调报盘,且涨幅逐日提高,炒涨气氛逐渐成形,商家间采购、商家跟厂家采购都被带动起来,同时,受涨价消息刺激,下游采购积极性也被调动,整个市场迅速反弹。”

  在生意社展示的“TDI国内经销商价格(2017年6月14日至9月12日)”走势图中,7月10日也是一个重要的拐点。此后TDI价格逐步上升,且速度越来越快,在8月初突破30000元/吨大关之后,更是在8月16日一举攻破40000元/吨的大关,比前一天暴涨超过10000元/吨。

  至本文截稿时止,TDI的经销商价格稳定在40000元/吨左右。

  TDI的这一轮涨价之突然,让下游企业猝手不及。有分析表示,“下游方面,本次上涨确实突然,在买家反应过来涨价之际,TDI(价格)已经绝尘几千里,所以买家在恐慌心理下,一定程度增加了询单和采购,但实际高价接货较少,仍需时间进一步消化。”

  涨价潮、环保督查已让人闻风丧胆 更可怕的是它们搅局“金九银十”

  TDI国内经销商价格

  ⑶如此,以TDI为首的涂料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影响迅速向下游传递,最终迫使涂料成品企业不得不再次动用涨价手段也在情理之中。

  有业内人士指出,在众多涂料企业当中,那些成本转嫁能力较弱的中小型企业首当其冲,经营形势较为严峻,因此它们对于原材料涨价上的跟进速度也快人一步。前文所述的目前已经通知涨价的涂料企业中,绝大多数便是中小企业。

  但这并不代表目前尚未涨价的涂料企业就能够“幸免”。由于TDI对于涂料生产的不可或缺性,其价格的暴涨与缺货造成的影响极其广泛,甚至可以说几乎没有涂料企业能够独善其身。

  早在涂料企业采取涨价措施之前,原材料价格上涨就已经影响到涂料企业的业绩。根据涂界的报道,紫荆花涂料、中华制漆、美涂士、千江高新等多家上市或者在新三板挂牌的涂料企业,在2017年半年报中均提及原材料价格上涨带来的利润下滑,其中有的涂料企业净利润下滑幅度巨大。

  以紫荆花涂料的母公司叶氏化工为例,其在8月18日发布的2017年上半年报告显示,由于“2017年上半年原材料价格跃升远超预期,对涂料业务造成严重冲击,毛利率按年下跌9%。整体毛利下挫30%至1.87亿港元,销售金额录得7. 759亿港元,同比下降4.71%。期内,涂料业务经营利润460万港元,比去年同期下跌1050万港元,跌幅近70%。”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涂料企业发布的半年报所言的原材料上涨因素主要是指2017年上半年的情况,这并未包含发生在7-9月份的以TDI价格飙涨为代表涨价压力。因此可以预测,下半年涂料企业受到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影响将更加明显。

  涨价,或者不涨价?在TDI价格疯涨的压力之下,涂料企业又一次来到了必须做出选择的十字路口。但这并不是一道简单的选择题。“有些涂料企业有时实在扛不住原材料上涨的压力,打算通过提价来增加利润,但是提价又怕失去客户源,从而失去市场份额,很多涂料企业高呼‘压力山大’。”

  然而除了涨价之外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随着越来越多的涂料企业加入到涨价的行列,一家涂料企业的工作人员在9月上旬告诉记者,他所在的公司也在研究是否涨价的事情,“尽管现在还没有作出最终决定,但那么多同行都涨了,我们不排除会跟进。”

  ⑷对于涂料企业来说,一个亟待解答的问题是这一波原材料涨价潮还要持续多久?

  然而这一问题并无一个确切的答案。以目前气势最盛的TDI为例,最新的报道援引生意社数据师的分析指出,由于TDI市场货源供给增加,下游询盘气氛寡淡,多以观望为主,入市采购谨慎,预计后市TDI价格窄幅盘稳为主。

  这并不能预期TDI价格会出现回落行情。从去年5月份至今的15个月里,TDI价格走出了一条总体上升的曲线,其中虽有回落,但幅度依然有限。想要TDI回归一年多前的价格低位,似乎已成奢望。

  而且,涂料产业的原材料链条并非TDI一种,还包括钛白粉、树脂等。从目前来看,钛白粉将迎来一轮涨价潮也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报道指出,9月6日,龙蟒佰利联宣布,自即日起硫酸法金红石钛白粉产品上调500元/吨,对国际各类客户上调50美元/吨。

  这已经是龙蟒佰利联年内第7次对产品涨价。截至此次调价,龙蟒佰利联累计对国内客户调价的涨幅为4700元/吨,对国际客户调价的涨幅为650美元/吨。

  作为钛白粉行业龙头,龙蟒佰利联具有示范作用,它的涨价毫无意外地得到了国内其他钛白粉企业的跟进。

  原材料涨价之风“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是否意味着涂料成品的涨价也已经成为常态?目前来看并不能排除这种可能。对于涂料企业而言,一旦涨价的“潘多拉宝盒”被打开,或许就意味着在面对原材料价格上涨方面已经到了无计可施的局面。这种情况下,考虑如何消除市场的负面反应的问题或者更加实际。

  当然,涨价潮的出现也并非毫无好处。业内分析人士表示,同往次“涨价潮”一样,这次“涨价潮”过后,涂料行业格局或将出现新变化,中小涂料企业利润空间受到挤压,行业集中度将会进一步提升,强者恒强,行业有望迎来一场重新“洗牌”。

  只是这个本应是销售旺季的“金九银十”,却成为某些涂料企业的“末日”,未免透露出讽刺的味道。

  二、环保压力“魅影”

  涨价潮、环保督查已让人闻风丧胆 更可怕的是它们搅局“金九银十”

  中央第三环境保护督察组湖北省情况反馈会

  ⑴9月3日傍晚,环保部对外通报,经有关专家初步分析研判,今年秋冬季天气形势不容乐观,重污染天气过程相对提前。

  这一消息一出,更是让包括涂料在内的化工行业绷紧了神经。按照往年的惯例,每年秋冬季节大气污染的加重,考虑到VOCs(挥发性有机物)作为大气污染的“罪魁祸首”之一,加之于VOCs主要排放源化工企业(涂料企业也被定性为VOCs的排放源)身上的环保压力也必然陡然增加。

  事实上,哪怕是还没有出现重污染天气过程,从今年的环保形势上看,涂料企业也难言乐观逐年升级的环保措施,在今年早些时候已经显现出它的威力,并让整个化工行业风声鹤唳。

  这种影响首先表现在规模空前的环保督查潮上。有报道指出,自2016年下半年以来,国家环保督查力度一轮高过一轮。环保部部长李干杰上任后,立即提出了集督查、交办、巡查、约谈、专项督察的一套“组合拳”的督查新思路,加大对各地区散、乱、污的治理力度,要求在2017年9月底之前,将对整改不合格的企业进行彻底关停。“此次涉及的企业达17.6万家,可谓是规模空前。”

  但这种声势浩大的督查潮也造成了一定程度的误伤,使大部分中小企业犹如惊弓之鸟。为了应对环保督查,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一刀切”的情况,引起了民意的反弹,央视、新华网等权威的媒体机构也纷纷斥责某些地方政府“一刀切”的行为。

  为此,环保部于8月22日召开新闻发布会,环保部政策法规司司长别涛针对所谓“一刀切”问题作出了回应:既要反对疏于管理纵容污染的“不作为”,又要反对平时不作为、督查前粗暴处理的“滥作为”。有评论指出,这一句话为所谓“一刀切”定了性:切掉污染企业没有错,但同时也应该做长期全面的工作,科学合理地“切”。

  在这一背景下,山东省淄博市周村区和博山区两个大区积极改变环保整治方式,让1500多家“散乱污”企业通过验收恢复生产,一时成为业界热点。另一份在网上流传的落款为“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政府办公室”的通知,也要求各地各有关部门尽快采取有力措施引导停产企业尽快恢复正常生产经营。此通知的真实性未得到证实。

  尽管环保部的环保督查并未明确具体的对象目标,但也在涂料行业中造成一定的恐慌情绪最近一段时间,有关环保督查的网络文章收获了较高的阅读量便是明证。有报道甚至指出,在涨价潮、环保督查潮的市场环境之下,涂料行业紧接着出现了倒闭潮、卖厂潮和并购潮。

  ⑵如果仅仅是环保督查风暴,对于涂料企业而言可能还“应付得来”,毕竟此前多年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面,在应对和落实相关环保措施方面已经积累的经验。

  但问题在于,今年的环保督查风暴跟原材料涨价潮重叠,让涂料企业的压力陡然增加。这种重叠效应中涨价的涂料原材料主要是指钛白粉。有报道指出,环保督察导致四川、山东等钛白粉主产区的生产企业产量骤减。

  据了解,早在7月份,攀枝花钒钛工业园就被政府责令要求整改,园区渣场停止运营,整个园区化工企业面临全面停产。包括攀枝花海峰鑫、力卓钒钛、钛海科技、大互通、钛都、兴中等多家钛白粉生产企业或多或少都受到了影响。8月9日中央第四批环保督察组进驻四川之后,第一天就关停取缔攀枝花89家选矿企业,使钛白粉产能进一步缩减。

  有报道估算,“8月份督察开始后,该区域钛白粉颜料企业仍在停车整改中,连龙头企业开工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本轮督察,对四川省整体供应量影响约5万吨。”

  而在山东,8月上旬环保督察组进驻后,山东钛白粉企业开工也出现了明显的下降。在山东4家大型钛白粉企业中,山东东佳、道恩集团、济南裕兴总计40万吨装置全部停工,山东金海集团3条线只开2条线生产,其装置初步计划9月10日左右陆续开启,加上恢复生产尚需一周时间,预计此环保督察阶段山东当地钛白粉产量减少近4万吨。

  也就是说,受环保督查的影响,仅四川、山东两地减少的钛白粉产量在9万吨左右。

  这种减产的效应立竿见影。据此前媒体估计,随着环保督察的进行,国内钛白粉颜料行业需求端暂时难有恢复,国内钛白粉市场难有明显上涨动力,市场或继续保持弱势调整态势,但基于目前山东、四川两地供应减量,市场继续下探空间有限,金红石钛白粉主要商谈或在16000元/吨上方水平。

  “而等到9月份督察结束,部分钛白粉企业以及下游工厂陆续开启,市场价格或有上调趋势,囤货成为了一些公司的选择。”现实情况也如其所愿,在龙蟒佰利联的带头涨价下,9月上旬新一轮的钛白粉涨价潮如期而至。

  “我们认为国内需求稳定,淡季国外钛白粉价格进一步涨价拉出空间,三季度钛白粉行情或超预期。”龙蟒佰利联在其2017年半年报中如是说。

  涨价潮、环保督查已让人闻风丧胆 更可怕的是它们搅局“金九银十”

  涂料产品涨价再加上环保压力与日俱增,间接地为水性漆产品创造了市场机会

  ⑶随着重污染天气的迫近,各种“加强版”的环保政策也在积极的出台与实施,以期换来更好的污染治理效果。这从涂料行业的角度便可见一斑。

  9月1日,北京、天津、河北三地开始实施首个环保统一标准《建筑类涂料与胶粘剂挥发性有机化合物含量限值标准》希望能够起到减少挥发性有机物(VOCs)排放(京津冀相关VOCs排放可减少约20%),推动京津冀区域大气环境质量改善的作用。

  近日,广东省环境保护厅也公布了《2017年珠三角地区臭氧污染防治专项行动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对涂料涂装领域VOCs排放提出具体要求,拟对涂料企业采取错峰生产、限产、停产的措施,以期达到强化珠三角地区VOCs排放控制,遏制2017年秋季臭氧污染,推动臭氧浓度进入下降通道,改善区域环境空气质量。

  另外,在环保部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查组第七轮次强化督查中,共检查5322家企业(单位),发现1389家涉气企业存在环境问题,其中存在VOCs治理问题的536家,占本轮次检查发现环境问题总数的38.6%。从行业上来看,涂料及喷涂是首要问题所在,企业未配套建设或闲置、停运VOCs治理设施的情况较为普遍。

  不难看出,加之于涂料行业身上的环保政策在最近几年有持续升级的趋势。这跟涂料在生产和使用的过程中存在的较大的污染排放不无关系。资深涂料行业专家杨向宏表示,“涂料行业的特点就是集中排放,污染大,每年大约700万吨溶剂需要挥发,比汽车尾气的污染更为严重。”

  然而换一个角度来看,环保政策的趋严虽然能够推动涂料企业的环保化转型进程,但同时也必然存在它的弊端,其中它跟原材料涨价之间的隐蔽关系就往往被忽视不仅加大了包括涂料在内的化工企业的生存压力,而且它通过影响部分原材料产品的市场供应,间接诱发原材料价格的上涨,让下游企业雪上加霜。

  有人分析了这种弊端可能的发生途径,认为通过环保政策手段来达到限产的目的只是着眼于一种短期效应,甚至忽略了它可能带来的原材料涨价机制并把供给冲击传导至生产、投资和消费。从更长的时间上看,环保限产对于产业升级的促进作用可能会打折扣。

  “环保限产的初衷,是想通过提高污染成本,促进产业升级,摆脱高耗能、高污染的传统生产模式。但是,由于不是依靠上线环保设备,也缺乏市场化手段来内生环境成本,一些高效率的产能也面临关停的窘境,对于产业在环保方面升级的作用可能会打折扣。”分析人士如是表示。

  如此一来一些悖论便开始显现。比如在涂料行业,近年来为了推行企业实行环保化生产,做出了新建涂料生产线必须集中进入化工园的要求。这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企业环保转型的步伐,一批涂料企业纷纷响应号召进入化工园区开建新厂;然而如今一些涂料企业却不得不停止投资,暂停建设。

  “当初上马新厂项目考虑的是扩大生产,如今原材料价格攀升甚至短缺,(涂料)产品被迫跟涨,然后卖不动,旧厂即可满足产能要求,那继续投资建新厂意义何在?”一家涂料企业负责人这样告诉记者,但他要求不具名。他认为这种困境肯定不只是在他的企业身上上演。

  ⑷9月1日开始,新一轮环保强化督查正式启动。据环保部消息,本轮督查将从9月1日持续至2018年3月29日,时长7个月,督查范围覆盖京津冀及周边28个地区。为了打好这场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战,环保局接连下发了7个通知,派出了100多个督查组,整治力度前所未有。

  对于涂料乃至整个化工行业而言,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环保风暴高压持续已是不争的现实,而且它何时才能收到满意的效果并无一个时间界限。对于企业来说,它们也许更应该关心的是:原材料价格何时才能不再高高在上?正常的生产秩序何时才能够得到恢复?

  在这个过程中,推动企业的环保化转型依然是企业不敢怠慢的“政治任务”,否则的话,在环保化要求越来越高的今天,无论是从政府的角度还是从消费者的角度,这个企业可能都没有未来可言。



 

上一篇:甜歌天后杨钰莹开金嗓 现场约欧派高端全屋定制设计师为自己定制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